不辰

我生不辰,逢天僤怒

lo主终于...终于...终于考完期中考了......

【all叶】震惊!荣耀男神们竟然会做这种梦(1)(王杰希篇)

  • 又名“联盟痴情大汉竟然每天做梦都在想把叶修变成小动物”“联盟痴情大汉的人兽X幻想”。

  • 总之就是满足自己各种脑洞各种恶趣味。

  • 会是一个系列但是每篇相对独立。

 

王杰希篇

1.

王杰希做了一个梦。

一个奇奇怪怪又莫名令他愉悦的梦,他甚至盼望梦里发生的事情能成真。

 

王杰希捧着手机翻看里面的照片,脸上的笑容控制不住的流露出来,一双大小眼由于某些原因更明显、更惊悚了。

 

这也太可爱了吧

一切还要从前一天的晚上说起。

 

2.

夜已经深了,王杰希喝了一口床头的果汁,朝窝在地上的猫招招手,猫大爷用王杰希同款大小眼瞟了他一眼,一脸不情愿地走过去上到床上。

 

说来也奇怪,这只猫是王杰希从外面捡回来的,当时没注意,捡回家洗干净,才发现竟然有自己同款大小眼。

 

猫大爷顺从地贴在他手边,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3.

王杰希照例打开微博点进#王叶#标签,一脸微笑的逛着,看看同人文,找找同人图,再用小号点个赞、评论几句。

 

王大眼的叶不羞:

啊啊啊啊这张图太戳我了啊啊啊,这只小黑猫怎么看都是叶叶,这眼神也太像了吧啊啊啊,人猫paro考虑一下吗,给太太们递笔!!!

 

配图是一张黑色小奶猫的照片。

 

王杰希的脸上不禁流露出了慈父般的微笑。

 

放下手机,王杰希在睡着前想:

如果叶修真的变成小奶猫就好了……

 

4.

朦胧中,王杰希感觉到有一个什么毛茸茸的东西正在他脸上蹭啊蹭,他猛然一睁眼。

入眼的是一只小奶猫,是那种全身黑漆漆的,只有眼睛是绿色的小猫,和他睡觉前在微博上看到的一模一样。

 

那只小猫也正在看着他,但是好像是被突然睁开的大小眼吓了一跳,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向后一躲。

 

有这么惊悚吗……

王杰希无奈地想。

 

小猫用一个绝对不该出现在猫脸上的嫌弃外加嘲讽的眼神回应了他。

 

等等,

怎么感觉这猫的眼神那么像某一个人呢。

 

5.

王杰希联想到了自己之前看到的微博,再看看眼前的小猫。

 

难道说自己梦想成真了?眼前的猫真的是他的叶修?

不会吧,现在不是都不许成精的吗。

 

应该只是个巧合。

王杰希得出结论。

 

6.

小奶猫在他身边闹腾个不停,不知道是饿了还是怎么了,王杰希找来了羊奶粉,用温水重开喂给他。

 

得,人家不吃。

那副样子简直跟叶修一模一样。

 

王杰希坐在书桌前开始整理资料,小猫突然就不叫了,只是一个劲儿的扒拉他的裤腿,想要往上爬。

 

王杰希见它好玩,就津津有味的开始观察这个猫版叶修。

小奶猫连走路都还走不稳呢,小爪子根本没什么力气,每次刚刚爬上去一点就会摔下来,摔在木地板上,自己挣扎两下又爬起来继续爬。

 

袖手旁观的王杰希良心有点痛,于是把小猫抱到了桌子上。

 

7.

小奶猫摇摇晃晃的往王杰希电脑的方向走,然后停在了某个地方,爪子死死地踩在什么东西上,不动了。

 

王杰希仔细一看,

嗬!

这不是自己的王不留行的账号卡吗?

 

小猫死死的压在上面,见王杰希伸手过来,就更变本加厉地直接趴了下去,大有一副死都不会挪开的样子。

 

8.

实锤,

这小奶猫绝对就是叶修没跑了。

 

9.

得出了小奶猫就是叶修的结论后,王杰希给它起了个名字交小叶叶,毕竟管一只猫叫自己心爱人的名字,怪怪的,他现在有点为难,有点高兴,还有点幸灾乐祸。

 

王杰希作势去拿桌子上的账号卡,小叶叶还是趴在原地眯眼打量自己,当目光移到自己的眼睛上时,竟然又露出了几分肉眼可见的嫌弃。

 

被伤到心的大眼儿爸爸直接上手了,绕到小叶叶后侧捏住了它的后颈皮,把它拎了起来,送到自己的眼睛前。

 

小叶叶蹬着小短腿试图挣扎了几下,发现并没有什么办法后就及时放弃了,一副懒洋洋任你折腾的样子,只是大概是离近了后大小眼变得更惊悚了,它绿宝石一样的眼睛里的嫌弃简直要溢出来直接流到王杰希脸上。

 

这眼睛绝对能吓哭隔壁小孩了,可是我们的小叶叶逃不掉啊……

 

被捏住了命运的后颈皮.jpg

 

10.

王杰希看它那副样子,恶趣味的决定给小叶叶洗个澡,顺带他自己也洗一个,这样,他四舍五入就是和叶修一起洗过澡的了。

 

给许久没用过的大浴缸放上水,将小叶叶放到一旁的马桶盖上,自己开始脱衣服,因为常年锻炼,一身流畅的线条展露出来。

 

然而小叶叶根本就没心情看,它还想着王不留行的账号卡呢,它才不要和王杰希一起洗澡,于是,小叶叶悄咪咪跳下了马桶盖子,凭借着脚上的肉垫,一声不响的从王杰希身后溜到了浴室门口。

 

殊不知,

王杰希正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

 

11.

又是提着后颈皮拎起来,王杰希直接坐进浴缸,小叶叶可能是怕水,一看自己离浴缸里的水很近了,浑身的毛又一次炸了起来。

 

小叶叶回头想去咬王杰希的手,结果嗷呜一口下去,它悲剧的发现自己竟然没长牙,哎,猫生多艰啊。

 

王杰希又把它向下放了一点,四只肉乎乎的小爪子已经泡在水里了,正欢快的扑腾着。

扑腾了一会儿也就没劲儿了,小爪子软塌塌的垂下来。

 

12.

王杰希见它乖了,就把他放在自己宽阔的胸膛上,用手往他身上泼了点水,又挤了些沐浴露抹到它身上,正大光明地开始撸猫。

 

小叶叶估计是彻底佛了,一动不动的窝在王杰希的胸膛上,任由他随便折腾,一下都懒得动。

 

小脑袋被修长的手包裹住揉搓,还小心的避开了眼睛,身上被轻柔地一寸一寸的洗干净,水流也是温热的,还挺舒服,小叶叶地喉咙里发出了轻微的呼噜声。

 

王杰希泡在浴缸里,舒坦的伸展身体,胸前还放着一个可爱的小东西,毛茸茸软趴趴的贴在皮肤上,睡意逐渐袭来。

 

13.

是自家猫大爷的叫声啊,吵死了……

胸口上压了重重的一坨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还在动。

一睁眼,一张熟悉的橘猫的大饼脸映入眼帘。

 

外面的阳光有点刺眼。

 

14.

唔……

刚才的,原来都是梦啊……

 

王杰希篇

 

——————————————————————————————————

小剧场:

王杰希第二天逛王叶标签时故意用大号给那条微博点了个赞,当晚就上了微博热搜。

 

他估摸着差不多了,发了条微博澄清是自己手滑了,并且@了叶修。

 

众职业选手:呵呵,我们还不懂你,不就是想让叶叶看到那条王叶微博吗?

王杰希:呵呵呵呵,单纯手滑。

叶修:???王大眼你竟然手滑了?啧啧,什么时候退役啊?!


【叶乔】致远 第六章-考的就是砸(1)


题解:
“乘风破浪、心怀远方”

腹黑老师叶x单纯三好学生乔
-校园paro,师生
-大概可能一定会ooc,预警


———————————————————

乔一帆虽然身体确实算是弱的,但是年龄毕竟摆在那儿呢,叶修帮他请了两天假,身上的伤也就好得七七八八了。那天炸厨房事件以后,乔一帆当天晚上就回了自己家,毕竟,再呆在这里,也是给叶老师和自己添麻烦。

这几天,乔一帆过的浑浑噩噩的,在他身上这可是极为难得的了,上课目光迷离,好在他平时留给老师们的印象比较好,老师只当他身体不舒服;课间,就闭眼,趴在桌子上,别人找他说话,也是敷衍了事。放学后也不打工了,直接回家,应付完作业,有心情的时候就炒个菜吃了,没心情的时候干脆就塞两口饼干,然后就早早的上床。

至于他睡不睡得着,睡不着的时候在想些什么,这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叶修看在眼里,却不知道该不该插手,他虽然情商不低,心思也算细腻,但是安慰开导别人这种事,他还真没干过,况且,一个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年经历了这种事,任谁都是不好受的。

“一帆,这周六的初赛你准备的怎么样了,我……有点紧张啊。”
说话的人声音很小,是高英杰。

“啊,这周六?”

乔一帆茫然地看了一眼身边的高英杰。
高英杰伸手摸摸他的额头,不烫啊,“是啊,这周六不是初赛吗?”

乔一帆愣了几秒,初赛……
是啊,这周六上午是市里举办的的生物竞赛的初赛啊。

得知初赛的消息并没有改变乔一帆浑浑噩噩的状态,
反而进一步加重了他身上若有若无的气压,和心里沉重的担子。唯一有些变化的,就是他每天抽出了大量的时间复习生物,效率这东西嘛,就难说了。

“6-磷酸果糖第一位上的C进一步磷酸化,形成1,6-二磷酸果糖。”乔一帆目光放在书上,盯着糖酵解的图示。他已经看过这句话三遍了,可每一次打算往下看的时候脑子里就迸出一些零散的思绪和记忆片段,搅得他根本沉不下心来。

马上就要考试了啊……怎么办,还是记不下来。

高中三年,除去高考一年,真正能参加竞赛的只有两年,两年,两次机会。

两年时间,说长不长,只是两次机会,要是抓不住,就过去了;说短也不短,二十四个月,一百零四周,七百三十天,一万七千五百二十秒的付出,去拼一个也许换不来的收获,去争取那仅有的几个大奖,试图够到顶尖学府的大门。

每年参加的人上万,初赛,复赛,联赛,国赛,能拿到省奖,进省队的人又有多少?这甚至是比高考更残酷的赛场。若是得了奖倒还好,但如果努力两年甚至更久后仍两手空空的人多了去了,他不想这样,乔一帆自认并不是极有天赋的那一种,眼看高一第一次机会就在眼前,他想抓住。

他心里愈发焦急起来,强迫自己把注意力归拢他眼前的书上,一个字一个字,一句话一句话,一页又一页。一晚上,他清晰的看过去每一个字,默读出每一个句子,翻阅了每一页的内容。

——然而,大脑空白,空空一片。

糖酵解,糖酵解……
“课内讲的是葡萄糖变成丙酮酸,我们要说的是葡萄糖变变变变变变成丙酮酸。”
叶修的声音猝不及防的从心底响起,是他上课时说的段子,还有他的笑容,眉眼弯弯地看向自己。

乔一帆心尖上好像被猛地撞了一下,有什么种子落在心脏里,谁也不知道它会长成挺立的翠竹还是生长中被拦腰砍断。

一幕幕画面被拨开映在眼前,都是叶修,有他上课时讲段子逗乐全班的样子,也有他摊在办公室里懒洋洋的神情,还有同自己开玩笑时那副笑眯眯的眼睛,更有那天晚上,他无意间对上的刻骨温柔的眼神。

他突然有点害怕,一种陌生的情绪让他感到恐慌,像是一只流浪在街头的温顺猫咪,被一个人每天撸一把,逗一会儿,偶尔还会给他点猫罐头吃。猫不了解那个人,那人却总是出现,也不知道他从哪儿来,要去哪儿。

窗外,夕阳正把最后一点温暖奉献给人间,云层层叠叠,光线从那后面折下来,给本洁白的云镀上了一层金色,金色中间还蕴着无数种叫不出名字的颜色。中间那点光芒辉煌而微弱,于火红和蔚蓝的交界处,迸出不可忽视的光彩与力量,映衬在少年的眼眸里。

天色逐渐暗下来,天幕先是被深蓝色笼罩,后又变得漆黑,月亮升上来,今天是满月,所以天空中没有星星,只是星星被月亮的光遮住罢了,于朦胧的夜色中予以人一身光洁,洒在乔一帆面前的桌子上,在书上和地上打处一个人形的阴影。

树梢被风吹得东摇西摆,簌簌作响,停在上面的鸟儿好像在睡梦中被惊醒,扑扇着翅膀惊叫两声,抖落三两片羽毛,飞远了。

虽说图景怎么看都是美的,但从傍晚到深夜,乔一帆一个字都没看进去,凌晨时分,他关了台灯,连衣服都没脱就直接上了床,黑暗中,乔一帆莫名感到害怕。他从不是个胆小的人,幼年的经历使他比很多人都勇敢的多。可他是怕黑的,无边的黑暗总是让他联想到那些不好的记忆,还有随黑暗铺面而来,无声无息的孤独和寂寞,是被淹没的恐惧。

乔一帆猛地张开眼,好像在提防卧室里不存在怪物一样,他目光在房间里巡视一圈后,盯着破旧的天花板发起了呆。

街道上来往的车辆晃着明晃晃的大灯开过,光线从树梢上穿过,打在他面前的天花板上,依稀可以辨认出几只鸟儿停歇枝头的影子,它们又飞回来了。

今年初赛是X大出题,X大最讲究基础知识了,知识死板容易出成绩,千万别考砸了,一定要把握住啊。他脑子里的知识点过了一遍又一遍,从呼吸作用的糖酵解、卡尔文循环、柠檬酸循环,到稳态,生态位。

嗯,
PEP,PEP是什么来着?
哦,
磷酸烯醇式丙酮酸……

天亮了,是周六。

  

【朱一龙】


一直超级喜欢的机场居

拢龙这套私服真的好好看吖

【叶乔】致远 第五章-疼的不是伤(4)


题解:

乘风破浪、心怀远方

腹黑老师叶x单纯三好学生乔
-
校园paro,师生
-
大概可能一定会ooc,预警

—————————————————————————————

第五章-疼的不是伤(4

 

当清晨的第不知道多少缕阳光透过窗帘间的间隙照进卧室,乔一帆才悠悠醒来,翻个身伸手试图遮住恼人的阳光,却大概是忘记了自己身上的伤,牵动到了伤口,他全身猛然一颤,绷紧了身子,清秀的眉眼皱起来,再缓缓放松身体,重新瘫在床上。

 

好疼啊,还是床上舒服……

不对!

乔一帆刷的一下坐起身,忽略了身上的疼痛。

自己,这是在哪儿?

 

环顾四周,很显然这是一间卧室,且他非常肯定这不是自己的房间,从布置上讲,乔一帆能毫不迟疑的说:与其说这是卧室,不如说是个狗窝更为恰当。一张床上除了他躺的那点地方,其他地方堆得全都是杂物,有书、纸笔、衣服,甚至,还有开了口的半袋薯片和一桶只剩下汤的方便面。

 

这……真的是床吗?

也亏得乔一帆睡觉老实,要不然随便换个人一翻身,一蹬腿,都能打翻一地东西,酿成一场大祸。

 

这里是叶老师的家啊,难怪这样乱。

不过为什么这么多东西不放在地上或者桌子上呢,这个问题在他尝试从床上的下地的一刻迎刃而解,因为地上和桌子上更没地方了:地上堆了一厚摞一厚摞的书,从普通生物学到植物学、生物化学原理、相对论、线性代数……角落里还有一盆盆的花草,有的蒙着黑布,有的被泡在营养液里,还有的已经快要枯死。

 

想从中找个落脚的地方都需要观察半天。

 

还有书桌上,摊开几本习题集,一沓沓演算纸和数十根写秃了的铅笔头,一盒香烟放在一旁,烟盒皱皱巴巴的,几根烟散落出来,甚至地上还躺了一根。

 

由此可见,叶修老师的生活还真的是单一到了极致啊。

 

等等,昨晚……发生了什么来着。

乔一帆脑海里的记忆挣扎着露出来,拨开积压一晚的烟尘,狰狞的面目闪到他眼前。

 

之前发生的一系列事儿重新被回忆一遍,当时的委屈感簌然涌上来,激得乔一帆就要落下泪。

 

为什么,凭什么,怎么办?

 

他虽然说不上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三好生,但好歹也算是个老实本分的学生,学习成绩也不错,因为家庭原因不得不勤工俭学,认认真真的工作,他只想拿属于自己的那一份薪水,可事情,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了呢?这一切,怎么偏偏就要砸在自己头上?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就是倔强的不肯落下来,而后被他用衣袖一抹,拭了个干净。

 

“小乔醒了?”

叶修正巧在此时推门走进来,腰上还围着围裙。

 

乔一帆尴尬的放下擦眼泪的手臂,欲盖弥彰的一点点挪动小臂,将被他的眼泪濡湿的衣袖藏在身后。

“叶…叶老师早上好。

 

叶修一双眼睛透露这疲倦,以及那浓重的黑眼圈和无精打采的脸,无不表明了他晚上没睡好,现在很累。看到乔一帆依然局促的神情和动作,叶修懒洋洋地打趣儿;

“小乔同学你这弄脏了我的衣服,可是要洗的昂。”

 

乔一帆一张白皙的脸从脖子红到了耳朵,像一只被人拽了耳朵的长毛兔。

 

叶修在心里乐了,这孩子,从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是这副样子,稍微逗一逗就脸红,给他上了这么久课,每次见到还是紧张的说不出话来,也没见着他放松一点。他叶修虽然朋友不算多、一心只读圣贤书显得不合群,但向来是受学生欢迎的,怎么到这儿就不灵了,自己有这么凶神恶煞、不好接近吗?

 

“我……我会洗的,对不起……”

乔一帆尴尬地迅速抬头瞥了一眼笑吟吟地叶修,在对上他的眼睛都又迅速的低了头,开始局促地抠手指。

 

叶修看着他的反应,直接乐出了声:

“呵,没事没事,逗你的,我的衣服都是每个月扔一趟洗衣店的。”

 

这孩子,真是可爱又有趣儿。

 

“哦对了,我给你煮了点粥。”

乔一帆心里有些犯嘀咕,依他的观察来看,叶修绝对不是一个居家的男人,想不到他还会煮粥,但是,这粥……能吃吗?

 

虽然不太信任叶修,但他刚刚干了的眼眶又染上了水渍,眼睛里晕着一团水雾,乔一帆别过头,假装欣赏窗外的风景。

 

上林苑小区的绿化做得很好,放眼看出去全是绿油油一片,高大的乔木直挺挺地立着,低矮的灌木和草地也全都被修剪得整整齐齐,小孩子们在其间跑来跑去,再细看,甚至能看到在树梢间穿梭来去的喜鹊、叽叽喳喳的麻雀,和其他一些不知名的鸟儿。

 

乔一帆突然就觉得,如果生活在这里,那一定很幸福。

 

叶修没注意乔一帆的动作,仍是自顾自的说下去:

“而且哥这是第一次煮方便面以外的东西,可能会不太好吃……”

 

砰!

话还没说完,只听厨房里传来一声巨响。

两人都被吓了一跳,相视愣了几秒。

 

叶修猛然意识到了什么,极为熟悉的避开脚下的杂物,直接冲向厨房,喊一句;“欸呦,哥煮的粥啊。”

 

乔一帆回过神来,嘴角旁荡起浅浅的笑意,这是他从未感受过的人间气。他从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开他了,把他交给了亲戚抚养长大,上了初三以后,那些本就对他不冷不热的亲戚似乎彻底懒得管他了,每个月扔给他一点生活费,租了个小房子给他住,也就是仅有的联系了。

 

那点生活费对于大城市S市来说根本不值一提,交了学费后想要养活一个人是远不够的,乔一帆只得四处打工,勤工俭学,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上课,就只有打工和学习占满其余全部时间,所以他的成绩一向很好,正因为如此,所以老师和同学从没对他的家长不参加家长会这件事起过疑,毕竟,是好学生啊。

 

嘴角的笑容逐渐变得苦涩,也许,过了今天,甚至过了今天上午,这一切的一切就会像是灰姑娘的水晶鞋一般,消失不见,不知此生,可有机会真正拥有。

 

拥有二字,本就当一分为二,有是永远的得到,理直气壮的享有,而拥则是无穷无尽的向往,和难以触碰的渴望。

 

有些东西,如果一直得不到倒是无所谓的,可在尝试过拥有过之后,再离开,那便是极艰难的了。

 

可谓,食髓知味。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