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辰

全职/镇魂/朱一龙
all叶/叶all/巍澜

我生不辰,逢天僤怒

【巍澜车】七夕篇:听说七夕节有个传统风俗(4)(中)

-人生首车,前面玩具车级别,后面会上高速的。

-一发写不完,本来打算分两次,结果没收住现在已经写了将近7000字,大概要分三次了。

-先把这段比较清水的放出来。

-鬼知道七夕篇我是怎么拖到现在的……


前文:(上)

首篇:(1)


——————————————————————————————


“媳妇儿,求你了,我想要长发大美人儿……” 

沈巍遂了他的意,一昂头一抬手间就幻出满头长发,不知是不是赵云澜的心理作用,他总觉得这头发比起第一次见到长发美人儿时又长了几分。这头发现在也太长了些,竟垂下来后还能铺在地上,赵云澜怜惜的捧起沈巍的长发,生怕卧室的地弄脏了这头秀发。 

斩魂使大人的头发并不是如他的外表那样冷硬的,而是软软的、柔顺的,缠了赵云澜满手。 

就像是沈巍其人,生自大不敬之地,满身戾气自黄泉尽头而来,冷静自持的性格中,斩魂使如雪的刀锋下,不透光的黑袍里,藏着的却是一颗流着鲜红血液的心啊。 

沈巍平素里头发向来都是梳得一丝不苟的背在脑后,君子端方,而长发的时候独属于鬼王的妖气则更重了些。此时,他的眼睛还架在鼻梁上,镜片底下的眸子里蕴着妖异,于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汇聚与同一张脸、同一个人身上,迷得赵云澜找不到北。 

赵云澜欺身压过去。 
终于是亲到了啊。 

赵云澜细细品味了一会儿那份嫩滑小巧的唇,就开始放肆的掠夺起了那人嘴里的津液,沈巍满脸潮红的回应着,赵云澜就要放开他,转手伸向鬼面给的东西——下一秒沈巍却翻身把赵云澜压在墙上,夺过主动权。 

“你不能离开我,我不许。” 

大概是想到了牛郎和织女的故事,那种曾经万年克制守护、思念到发疯的感觉又涌了上来,逼的沈巍想逃。 

没有试探,上来就是激烈的啃咬与侵略,沈巍骨子里属于斩魂使暴虐的一面好像露出了獠牙,那獠牙最锋利的地方正点在赵云澜最脆弱的脖颈处。 

唇齿间被一寸不放过的碾压过,从最开始的疼痛到酥麻,再到满嘴麻木。 
——赵云澜甚至尝到了自己嘴里的血腥味。 

他不肯停下来。 

沈巍总觉得如果他在此刻放开赵云澜,他们就又会分离、昆仑又会抛下他一样,那种生生世世只能看着的滋味沈巍不想再尝哪怕一刻了 

年年辛苦,不觉如梦。 

都说牛郎织女有情而不能成眷侣,沈巍曾经却也羡慕他们,至少,他们都还认识彼此啊。 

情绪像是春雨淋上了干枯一秋的爬山虎,以极为惊人的速度蔓延,从心脏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然后狠狠扎根下来、划开皮肉、殷出鲜血,勒得沈巍喘不过气。 

赵云澜意识到了此时沈巍的失控,他了解沈巍,从很久以前就是,大概能猜到他的想法,却也不知道该怎么把他从牛角尖里带出来。 
不能在这样了啊,要赶紧想个办法解决,老子性感的嘴唇和花刺都要被啃烂了。 

赵云澜一只手抚摸上沈巍的头发,另一只手强硬的把他推开,在他要强行再次凑过来的前一秒,在他耳边唤道:“小巍……” 

那声音极尽温柔,犹如昆仑十万大山扑面而来,纵使是大兴安岭外的隆冬,抑或万丈幽冥之下,也会开出最灿烂的春花。 

沈巍呆滞片刻,不动了。 

赵云澜趁着着他发呆的时间一挥手,一身青色的长袍就翻了上来,衣袂无风自动,和鬼王有些类似的墨色长发从脑后披下——是青衣昆仑君。 

沈巍猛然想起了年幼时随他走遍大河山川,上昆仑入蓬莱的日子。 

后来昆仑归了天命,他穿上黑袍收起长发,从此再无鬼王行走世间,只留忘川水下黄泉尽头刀锋如雪斩魂使名震三界。 

他继承了三十六山川大河,也扛起了这后土大封和天下苍生,然后仿佛转瞬间便是两个上下五千年。 

又见昆仑君,如故。 

昆仑君轻轻揽过鬼王,在他的额头上印上一吻,一如当年,邓林之阴。 

沈巍缓过神来,额头上还残留着那份柔软细腻,他想挣脱昆仑的怀抱又舍不得这一隅温暖,只好用手轻轻拉了一下昆仑君的青衫。 

没想到,赵云澜竟然直接顺着他的力道把长袍脱下了,一身均匀流畅的线条钻入沈巍的眼睛。他松开沈巍大刺刺地往床上一倒,全身上下赤条条的瘫在船上,没有半点遮掩的意思,眼睛直直的盯着沈巍,一副任他处置的表情。 

沈巍慢条斯理地接了领带,叠好放在床头。后来,却好像突然就等不及了,衬衫、马甲、西裤、瞬间就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扯了个粉碎,只留下一屋子纷纷扬扬的布料碎片和一条白色的底裤,即使急到了这份上,沈巍仍然是怕羞的。 

但有人不怕啊,沈巍能直接看见赵云澜的色狼表情和逐渐硬起来的某部位,他毫不遮掩,就这样让沈巍看,还颇具有邀请性质的挺了挺腰,即使是为人师表的沈教授面对这样的爱人心中也不免涌出一团邪火,还有连带着升腾起极为少见的恶趣味。 

沈巍把手伸向了那套兔子服。 

抓过来就把赵云澜拎起来要往他身上套,期间,赵云澜各种反抗挣扎统统都没用,沈巍用鬼王的力量制住他,赵云澜却不敢动用昆仑君一丝力量反抗,他怕伤到自己心头上的沈巍。 

沈巍也掐中了他这一点,与平时相比可谓肆无忌惮了,强行把衣服给赵云澜套了上去。 

害人终害己啊,赵云澜忍受着媳妇儿对他“上下其手”,欲哭无泪。 

沈巍先前还没仔细看过那套衣服,此刻穿在赵云澜身上了他可是看了个真切,灰色毛线的材质,透过期间的缝隙能隐隐约约看到其下隐藏的一幅好风光,后背从肩胛骨到大腿的位置根本没有布料,赵云澜后背上流畅的肌肉线条从其中溢出,落在沈巍眼里。 

再往上看,头顶的帽子上还有两只毛茸茸的兔耳朵,挂在那里好像有些可怜兮兮的垂下来。 

这一身可爱的衣服挂在赵云澜身上不伦不类的,的确,就像赵云澜想的,沈巍穿它效果一定会好很多。 

沈巍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赵云澜。



TBC.

评论(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