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辰

全职/镇魂/朱一龙

all叶/叶all都可能

更新随缘、写文随缘
能不能写出来,靠缘分。

山河有幸自来去。

【韩叶】被需要 [高考作文 上海卷]


文笔渣,盲狙一发。

—————————————————————

天空中黑色的云压得很低,四周昏暗,看不见一丝光。

嘉世和霸图的比赛刚结束,比赛场馆里热闹熙攘,人流涌动。而与这一切格格不入的是赛场旁走廊里的那个青年,他身型有些消瘦,脸色是不健康的苍白,一双手生的很漂亮,夹着一根烟,却有些无力的抖动着,垂在身侧。

他低垂着头,脸被垂下来的头发遮挡出一片阴影,在风起云涌的黑色天空下,绷出疲惫又无力的气息。

叶修罕见的有些迷茫,嘉世又输了。
输在团队配合上,输在指挥上,输在运气上,也输在他自己身上。

他即使知道这一次输赢不代表什么,但仍是平生第一次的对自己产生了些许怀疑。

战队还需要我吗,我还被荣耀需要吗?

他掐掉烟,抬起头把手举到自己眼前晃晃,迷茫地望着颤抖的手指连成的虚影,一双白皙修长的手,骨节分明,指甲整整齐齐,在黑暗的夜空中没有那么明显,却也能看出主人对他们的爱护。

明明做着最伤害手的职业,却也最爱惜它们。
叶修自嘲地笑笑。

天空中忽然下起了小雨,月亮早已隐没在层云中,既而又狂风大作,乌云翻腾,叶修还站在那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没多久,淅沥的小雨骤然变大,呼啸的着的风卷携着豆大的雨滴从天空中斜着泼下来,从窗户砸下来,砸在叶修脸上、身上,生疼的。

刚比完赛接受完采访的韩文清从场馆里出来,照例去那条过道上找叶修,看着被浇湿的叶修,皱了皱眉。

韩文清默默走过去,将自己身上的外套披在叶修单薄的肩膀上,外套大了很多,搭在叶修身上有点晃荡着。

韩文清揽着叶修的肩膀,把他带到附近的酒店开了一个房间,先让湿透的叶修捂暖和,再一起洗了个澡。

两人有些日子没见了,分明是恋人的关系,却也没什么话对对方说,韩文清本就不是爱说话的人,叶修今天不知为何也十分沉默。

两人一个躺在床上一个躺在沙发上,叶修突然长长叹了一口气:“老韩,我该怎么办啊。”说着,眼眶簌然红了。

从职业联盟成立前就认识叶修的韩文清头一次看到平时什么事都很淡然的叶修露出这么悲伤的表情,他想安慰却无从下手。

叶修翻了个身把脸埋进床里,声音闷闷的说:“你说,他们还需要我吗?”

这是叶修第一次质疑自己的水平,是啊,拼尽全力都赢不了,又有什么意义呢?

“叶修,你听着。”韩文清的语气严肃,“需要的,一定需要的,嘉世需要你,联盟需要你,荣耀需要你,我...也需要。”

韩文清走下沙发,走到床边坐下,看着趴在床上的叶修,伸出右手放在他脊背上方的空气中,少有的有些颤抖和犹豫,最后还是笨拙的把手放在叶修背上,安抚着他。

“还记得咱们第一次切磋吗?”
韩文清目光悠远宛如浩瀚的天空。

趴在床上的叶修突然有些哽咽。

“第一次切磋的时候,你爆了我的拳套,还在世界频道上问我还要不要,当时,我就觉得,我和你的纠缠会延续很久。”

韩文清拉过叶修的好看的手,在每一个指节上轻轻摩挲着,一贯低沉的声音又厚重了几分。
“却没想到会延续这么久....当时,我也觉得,有你在的荣耀日后一定很精彩。”

是啊,有斗神的荣耀当然精彩,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腔孤勇奔赴战场,凭一杆却邪战矛打下嘉世王朝,铸就了多少人一生的信仰?

无论叶修是否取得最终的胜利,他的身后永远有一群人,那群人坚信斗神的荣耀永远一往无前,叶修也始终被他们需要着。

叶修哽咽了,从十五岁就离家出走独自生存的他此时像个孩子,已经想不起来上一次哭是什么时候了啊...

而从今以后,他也真的不会再是孩子了。

叶修抹一把脸,翻过身来:
“老韩。”
“嗯?”
“过来。”

韩文清上了床,躺在叶修身侧,叶修伸手温柔地摸了摸韩文清硬硬的头发,再抚过面颊,流连在唇上。

微微眯上眼睛吻了上去。

吻毕,韩文清松开手,凝视着叶修还有些红肿的眼框里乌黑清亮的眸子。

即使全世界都不需要你,在我心里你也永远有一席之地,韩文清心里想着。

其实,他们都终会有归宿,这份归宿是他们共同的携手走过的路和通向未来的旅途,正因为此,他们不必踽踽独行掠过孤独。

窗外的雨不知是何时停的,漆黑的夜空中没有月亮,只有风依旧呼啸着挤入窗框偷窥屋内的情景,而屋内他们的夜,还很长很长。

评论(1)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