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辰

全职/镇魂/朱一龙
all叶/叶all/巍澜

我生不辰,逢天僤怒

【喻叶】君可期(上)

喻王爷x叶将军


-短篇

-古风paro

-架空,背景瞎编

-ooc预警


———————————————————


[世说长生不息,巍峨殿阙,孤烛流离。]

[想来如梦佳期,若许曾经,虽死何惜。]


蜿蜒的阡陌通往山间巍峨的宫殿,那高耸的山峰,林壑尤美,宫殿所处之处,更是蔚然而深秀,山的半腰处云雾弥漫,氤氲出几分俊秀灵异。


靠近宫殿的山涧里松柏交错,一位白衣男子静立于此,与周遭事物融为一体,仿佛他本身就是这松林中的一部分一样,飘渺、静谧。


远处传来鸽子的咕咕叫声,白衣男子猛然一转头,竟是当今的三王爷喻文州,襄王殿下。他的目光凝固在振翅飞行的鸽子上,男子突然温和的笑了,眉目柔和,一双眼睛映出一汪碧水,明眸善睐,墨发三千用一条白色发带简单的束在脑后,随着男子的动作而飞扬。


信鸽乖巧的停在喻文州手上,通人性的抬起挂有信件的爪子,喻文州解下信,展开:


“嘉王朝内部有人勾结轮回阁,被补,急”


信件皱巴巴的,上面的字模糊不清,只能勉强辨认,信纸右下角还有些殷红的,好像血迹,落款为“叶修”,叶字还大抵能看清,而那个修,右边的结构全都连城了弯弯曲曲的一竖,潦草极了。


信很短,几句话交代了事情的起末,从仓促的笔画和落款能看出事件的紧急。


而喻文州知道,事情定没有叶修说的那么简单,潜入阵营中的卧底被首领发现,可不是能轻易放过的,况且叶修虽现在为兴欣苑效力,但却还曾是嘉王朝的人,各种刑罚刀枪受得轻不了,他还能给自己写信时属不易,大抵是强撑着的。


现在这世道,山河未平,冲突四起,北有嘉王朝的部落雄踞一方,南有微草阁虎视眈眈。四境之内,战争不断,遗民泪尽胡尘里,幸运一点的,勉强能吃饱饭,却又被各大势力征去当了兵,朝不保夕。一点风吹草动就惊动所有势力,经常引发混战,日子是当真危急。


喻文州回到自己的宫殿中,宫殿巍峨雄伟,浩大恢弘,名之蓝雨殿,取自前人所做的诗赋,寓意时间轮回,来日可期。


“来人,备马。”喻文州沉声低喝,声音低沉宛如灰色的天空,绣袍翻腾,隐现一弧轻扬,与外表不同的杀伐决断的锐气尽数涌出。眼中目光闪烁几次,担忧、思念、怒气....骤而就恢复了以往的沉寂,却又有些什么特殊的情愫被掩住。


翻身上马,只带了几个亲卫就绝尘而去了,在他身后,飞扬的尘土卷携着萧杀的肃穆之气染就一片朦胧,马蹄声渐远,直至消失殆尽...


一处破落的小屋。

叶修侧卧在床上,闭着眼眼睛,不知睡没睡着,枕边放着自己的长矛却邪,身上玄色的轻甲解了一半,露出鲜血淋漓满是伤的后背,其中一道刀伤更是吓人,深得隐隐能约约看见骨头,身边的随从战战兢兢的看着他。


屋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叶修迅速睁开眼睛,周遭一片漆黑,模模糊糊入眼的是推门而入身着白衣的大夫。


还算他们有点良心,自己好歹也是兴欣苑的人,还称得上是位大人物,嘉王朝和轮回阁也不敢拿自己怎么样,叶修心想。


大夫给他处理着伤,深可见骨的刀伤被清洗处理,满背的鞭伤被敷上药,而他自己仿佛没有痛觉一般自顾自的想着事,连眉头也不见一皱。


叶修吃力地撑起头,这次可深刻的体会了一把什么叫阴沟里翻船,忍不住苦笑一下。


那天他混在百姓里进入了嘉王朝的营地,前几天相安无事十分惬意,之后在就准备继续跟随他们潜入嘉王朝,一探究竟,可惜运气不太好,来的太不是时候。


他前脚刚踏入他们的总舵,后脚轮回阁的周泽楷就来了,一眼就看到了乔装打扮混在人群里的叶修。


叶修虽想来头戴面具身着重甲,但总归还算是个有名的大将军,寻常流民百姓没见过他的真容,周泽楷身为轮回阁的领袖,他还能没见过?还能认不出叶大将军?


叶修心里有数,这种时候周泽楷定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揭穿他,但自己肯定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了。


后来,便是被偷偷押了过去审了几遍变成了现在这样。


“哎....”叶修长叹了一口气,身上的伤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那大夫正收拾着东西准备走。


叶修眯着眼睛躺在床上,眼前浮现着那个人的身影,想着他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嘴角竟在不经意间翘起,眼神已经有些痴了。


希望他不要知道自己现下这幅倒霉样子吧...叶修想着想着就有些困了,眯着的眼睛迷离了几许,眼看就要睡着了....


突然,窗外又有铿锵有力的马蹄声传来,越来越近。


叶修瞬间张开了眼睛,一挺身坐起来,大概是牵动了背上的伤,轻声“嘶”了一下。


他直起身子,握着却邪的手指渐渐收紧,全身的肌肉好像都绷紧了,随时准备出击,脸上的倦容瞬间被杀伐的铁血取代。


现在来访,会是谁?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