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辰

全职/镇魂/朱一龙
all叶/叶all/巍澜

我生不辰,逢天僤怒

【喻叶】君可期(下)


喻王爷x叶将军

-短篇
-古风paro
-架空,背景瞎编
-ooc预警

———————————————————

现在到访,会是谁?

一片萧杀有力的马蹄声逐渐接近,片刻就到了那破屋旁边,随即又传来了叮叮当当的拴马的声音,以及轻微但带了些急促的剧脚步声。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从草地,走到石板路,再踏上木阶带来吱吱呀呀的响声,那人的手以抚上了木门......

叶修屏气凝神,听着屋外的响动。

这一切不过都是片刻之间,门在一阵令人牙酸的咯吱声中被推开了——

喻文州缓步走了进来,还是那副白衣飘飘,风雅倜傥的样子,但脸上却有掩饰不住的焦急和阴郁,前额的头发垂下来,在朦胧的月光中俊俏的脸上氤氲出一片阴影。

“咳......是你啊。”叶修紧绷着的身子瞬间放松下来,扔下长矛顺势坐在床上向后一躺:“诶呦,疼死哥了。”

叶修装模作样的换上一脸痛苦的表情,一只手捂着后背另一只手撑起身子,好像刚才那个处理伤口时一声不吭的人根本不是他一样。

喻文州一言不发,脸上隐隐约约透着怒气,动作不算轻柔的把叶修按趴在床上,却刻意避开了后背。

他解下叶修的衣服,手指竟然在有些明显的颤抖,又长吸了一口气,若有若无的轻轻抚摸着叶修背上的鞭痕,叹了一口气:“疼吗?”

叶修不会答,只是看着他。

“疼吗?”
喻文州又问了一遍。

“没啥事,只有鞭伤,而且他们下手都留着分寸呢,没啥事。”叶修继续绕

“疼吗?”

“还行吧。”
叶修有些无奈,喻王爷最近可是越来越难对付了。

能不疼吗?但他堂堂叶大将军,战场上杀敌无数,戎马倥偬一生,受过的伤更是不计其数,断胳膊断腿的都数不清了,与那些伤比起来,这点小伤算的了什么,过上一段时间,连痕迹都留不下。

喻文州的手又向下探了几分。
“嘶。”叶修表情一僵,暗道不好。

“怎么了?”喻文州一惊,赶忙把衣服完全扒开,像借这月光一看,这一看可把他吓一跳:护腰处有一道三寸长的深可见骨的伤,虽然已经上了药了,但还在向外渗着血。

鲜红的血液在昏暗的晚上显出黑色,喻文州定睛一看,床上、衣服上、地上都有血迹,只是因为颜色深暗,自己刚才一直没发现。

“是谁?”先前那个即使焦急雀依然温润如玉的公子身边的气场骤然凛冽起来,像一阵能撕碎空间的风,缭绕在他四周。

叶修一看事态不妙,赶忙装模作样的叫唤:“诶呦,文州,哥好疼啊,你说啥?”说着又翻了个身,找个舒服的姿势半倚半躺在喻文州身上,打了个哈欠:“哎,我好困啊,别打扰我了,先睡了。”

只是喻文州怎么会看不出他这些小把戏,收敛了一下气场,恢复了平常淡泊如水的表情 却不放过叶修:“叶修,告诉我,是谁?”

叶修装睡装不下去,只好转了个方向,面朝喻文州,把脸埋在他胸前,双手搂着他的腰,哼哼唧唧、模模糊糊、极不情愿的小声说:“好像是那个叫陶轩的。”

喻文州又是一愣,陶轩?好像是嘉王朝的主人啊,怎么会这么扯上这么个人?而且叶修不是被轮回阁的周泽楷带走的吗,怎么会.....

想到叶修曾经在嘉王朝待过,喻文州明白了,报复呗,估计是叶修在嘉王朝的时候得罪过陶轩,陶轩这次趁着站优势狠狠的报复呗。

轻手轻脚的把真的迷迷糊糊的叶修放在床上,看着他有些消瘦的侧脸,俯身在他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再流连到他闭着的眼睛,薄薄的唇覆上叶修的眼睛,感受着他的味道,喻文州也渐渐朦胧了,淡蓝的眼睛里有柔情荡漾翻涌。

“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喻文州再叶修耳边用气声说道,再抬起身时眼里已是一片清明,“很惨痛的代价。”

喻文州在此处陪伴了叶修几日,待叶修能正常活动就带着他离开了,带回了自己王府。

后来,当这件事过了很久以后,久到尘埃落定,久到叶修都快忘了这件事了的时候,喻文州突然告诉他,嘉王朝在他来的一个时辰前已经不存在了,已经彻底的消失在这个世上了,而陶轩,大概也一起消失了。

“其实,没必要的。”叶修悠闲地叼着一根草,翘着二郎腿坐在庭院里,“嘉王朝毕竟也算是很久远的组织了,在民间和官场的地位都不低,这样的话,会打破国家百姓的安宁。”

“那没办法啊。”喻文州一条腿跨国叶修的腰,压低身子,脸对着脸,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在基本上距离为零的时候,喻文州又开口了,竟带了一丝无赖:

“那,谁叫他欺负我的叶修呢?“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