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辰

我生不辰,逢天僤怒

【叶乔】致远 第一章-错的不是题


题解:

“乘风破浪、心怀远方”

腹黑老师叶x单纯三好学生乔
-校园paro,师生
-大概可能一定会ooc,预警

--------------------------------------------------------------------------


 第一章-错的不是题 
 

“乔一帆是吧?过来这儿。”

叶修靠在办公室的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翘着二郎腿,朝乔一帆招招手。

乔一帆正局促的站在办公室门口,微微抿着嘴唇,两只手的手指甲抠着手心,手心里有些泛白。

叶修是上周刚调过来给他们班当班主任的,接替生病住院的前班主任老梁,也是附中生物和物理竞赛的教练,刚教了乔一帆他们没几节课。

叶老师年纪不大,但他的名头可是不小,H大毕业,学的生物学和物理学的双学位,人人都觉得他应该奋战在科研的第一线,却没想到人家一毕业就去当了老师。二十八岁年轻人,才教书没几年,却年年都能带出生物奥赛和物理奥赛的一等奖。

之前,叶修其实一直是不肯当班主任的。

他嫌太累,麻烦,也奇怪,这次不知怎么就心血来潮接受了学校的调配。

“嗯?愣着干嘛?过来啊。”

叶修又叫了他一遍,刚才乔一帆没动,似乎没听见自己的话。

他默默的走了过去,立在叶修旁边,眼观鼻鼻观心,像他平时一样,沉默着。

叶修手中的笔转了几圈,在一本摊开的作业上方转了转,点在其中一道题上,稍微用力的压了一下,也不抬头看乔一帆,就保持着这个姿势。

“我.....”乔一帆开口了,声音有点微微的颤抖和沙哑,“是...没看清。”说完话,他掐着手心的手指终于放过手心,却又立刻捏上了衣角。

 

他当然不会错这么简单的题,这份作业他根本就是抄的,连抄的谁的都不记得了,是他早读时从某个同学桌上随便摸了一份,花了几分钟抄了一遍的结果。

 

向来被他穿的平整正经的校服在他的拉扯蹂躏下皱了起来。

 

“哦?”叶修听了他的话不咸不淡的开嘲讽,“附中今天最有希望的拿奖的学生会错这种题?”说完,他目光像乔一帆的方向撇了撇,注意到了少年紧绷的身体和掐着校服的手。

 

这孩子他听说过,既有天赋又肯下功夫,在初中时就是王杰希的得意门生,称霸数学竞赛,却不知道为什么,到了高中偏偏又弄起了物理和生物。

真是和自己一样的...奇异的固执啊。

 

看他的样子,清清秀秀的,头发修剪的规规矩矩,前额覆有轻薄整齐的刘海,眼睛不算很大,却亮亮的,偶尔偷偷看自己一眼,含着些怯意。

 

这幅样子,怎么看都是乖巧听话、文静软弱的三好学生,怎么偏偏会这么有主见呢,叶修少有的对一个人有了点像对细胞似的想一探究竟的兴趣。

 

他看到乔一帆似乎深吸了口气,嘴唇微微张了张,好像想说什么,然后顿了顿,又闭上了,再张开,又闭上......

 

他突然有点想笑,刚想笑着开几句嘲讽,但又想着要维持住自己严肃认真的班主任形象,便轻轻咳了一下掩饰住了脸上的笑意。

 

乔一帆看他咳嗽了一声,以为是在催自己解释,于是就豁出去似的抬头直视叶修的眼睛,竟然看到了他还残着的笑意,一愣。

 

叶修赶忙把自己从里到外都变成严肃的表情,乔一帆刚才错愕的那一下,足够叶修调整的了。他本来就觉得叶老师不可能在笑,再一看,发现那眼睛里果然都是庄敬正经,还带着询问和不满皱起了眉头。

 

乔一帆看了一眼就赶忙又怯怯的垂下眸子,不敢再抬头了。

 

他从小就没被老师单独叫去谈过话话,这还是第一次就栽在了叶修手里,偏偏叶修还装的极其严肃,弄的小孩儿更紧张了,心脏的收缩瞬间加快加重。

 

砰砰——砰砰——

 

他自己能清清楚楚的听到心跳声,也能感受到胸口处被带动着颤动。然而下一秒,这位异于常人的学霸的思绪不知道怎么就飞了,还是飞到心脏的结构功能上了——左心房、左心室、主动脉、肺动脉,体循环......

 

“笃笃……”叶修看到他脸上忙然的表情,很是无语的敲了敲桌子试图唤回乔一帆的注意力,见他没反应,只好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乔一帆?一帆同学啊,你怎么这么爱走神儿呢。”

 

“啊...对不起老师。”乔一帆回过神来直挺挺地向下鞠了一躬,嘴里还慌忙地认着错。

 

“呵呵呵呵.......”叶修终于憋不住了笑出了声,声音低沉,直直传到了乔一帆耳朵里。

 

哪怕乔一帆再单纯再天真,此刻也明白过来——这位叶老师分明就是在逗他。

 

叶修戏谑的看到乔一帆脸色变了又变,接着从脖子到耳根那一片连带着脸颊刷的一下全红了,还欲盖弥彰似的拿手背碰了碰脸。

 

经过这一系列的事件,乔一帆也没刚来的时候那么紧张了,虽然站姿还是有种说不上来的僵硬,但起码已经放过了自己的校服和手心。

 

他伸手抹了一把头上的汗,看来今天是逃过一劫了啊,叶老师似乎是不打算再追究了,毕竟没有人能做到百分之百的正确率嘛,错一两个也正常,乔一帆暗暗松了口气,在心里自我安慰着。

 

哪知,叶修其实并没有半点儿放过他的意思,手上的笔灵巧的绕着食指转了两圈又点上了另一道题,用懒洋洋的眼神示意着他,摆明了是他不说点什么就别想走的意思。

 

“嗯...这个,没注意这两个R基一样,多算了一种......”乔一帆越说声音越小,细细弱弱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到叶修耳中。

 

少年的声音还没完全褪去稚嫩,似乎变声期还留了点尾巴藏在里面,于是本来清冷的声线就被馋了点软软的感觉。

 

“这种题,高一的学生都错不了,你怎么会错?”叶修眯起眼睛,“再说了,问氨基酸种类要注意R基是否重复,你也弄了一年多的竞赛了,刷了那么多题,这点东西遇见那么多次了,早就应该刻在脑子里,这不是注没注意的问题吧。”

 

乔一帆感觉自己的脑袋轰的一下炸了,完了,被发现了。他甚至都没太听清叶修说的最后几个字,但他听出了叶修的话里还套着话。

 

叶修说完后就看向了乔一帆,盯着他的脸。

 

见他一副被拆穿了秘密扒开了错误的表情却没再说下去,有时候点到为止对某些学生来说反而是更好的选择。关于乔一帆的家庭情况他也是了解一些的,勤工俭学嘛,没时间写作业也是正常,但这总归也是不对的。

 

乔一帆原来其实也不是没有做过这种事,但其他老师从不会去刻意注意哪本作业是谁的,谁错不错,该不该错,判完对错没有特离谱的也就不管了,高中的题不简单,错几个都属于正常,所以也就从没人发现。

 

然而这位叶老师才带了他们没几节课竟然就发现了,乔一帆也挺无奈。

 

“喏,我给你讲讲这道题。”叶修点着另一道错题,“这里说的是粗面内质网,没包含光面的,所以不选合成磷脂这个选项。“

 

这些题乔一帆当然会,叶修也肯定知道,高一最基础的知识点而已,但是他还是细细的讲给他听。

 

“懂了吗?”

叶修认真的问他,好像他真的是在给他讲题一样。

 

乔一帆自然也配合他:“唔,懂了。”

 

“知道错哪儿了吗?”

叶修又问,问的很巧。

 

“知道了,我错了。”

乔一帆点点头,他知道叶修问的是什么。

 

这是他们第一次正面打交道,带着点叶修的恶趣味和“调戏”,是长辈对后辈的引导,老师对学生的教育。

 

两人都没点出来错的是什么,当然,不只是题。


评论(3)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