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辰

我生不辰,逢天僤怒

【叶乔】致远 第二章-逗的就是你(2)


题解:
“乘风破浪、心怀远方”

腹黑老师叶x单纯三好学生乔
-校园paro,师生
-大概可能一定会ooc,预警


————————————————————————

叶修的生物是最后一节课,考完试下了课,同学们笑闹地收拾着书包,三三两两聚集着走了,而还坐在窗边做题地乔一帆显得格格不入,他还是如平时一样安安静静,不争不闹。

叶修还没走,他正坐在讲台上边翻看考卷边注意着乔一帆,两条腿分别跨在椅子两边,一张一张打量着学生们交上来的考卷,偶尔朝乔一帆的方向撇上一眼。

他看了好久见乔一帆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其他同学对此好像习以为常了一样,也不去管他,不一会儿教室里就基本上没人了,班里除了乔一帆只剩下邱非和高英杰了。

“一帆,真不跟我们去打球啊?”
邱非不死心的又问他一遍。

“真的不了,有事,谢谢你啊。”
乔一帆抬头看他一下,拉开嘴角笑了一下,但能看出他的注意力全都在眼前的题上,半点也没有分出来。

“那个……”邱非好像还想再说点什么,站在他旁边的高英杰轻轻扯了扯他的衣服,示意他别再说了。

教室里除他们外最后两个人也走了。

随着门被轻轻关上,似乎是隔离了外界的嘈杂,一时间,只能听见叶修翻动试卷和乔一帆的笔划过纸张的沙沙声,还有窗外若有若无断断续续的蝉鸣,和着傍晚时分逐渐黯淡的日光涌进教室。

表面上是温暖融洽的气氛,实际上真的是尴尬,当然,只是乔一帆的尴尬,叶修此时正不紧不慢地从一沓试卷中抽出一张,乔一帆有一种直觉,这绝对是自己的没跑了。

乔一帆咽了一口口水,修长的脖颈上下动了一下。

叶修不用看都能到了乔一帆的动作,那张脸此刻一定又是红红的一片,想想就好玩,于是,他又故意的一般把手里的试卷朝乔一帆的方向扬了一下,上面有他演算过程的那一面正对着他,仿佛就是为了让他看清楚并确定这就是他的卷子。

乔一帆瞬间全身都僵硬了,绷紧的肌肉带着椅子在地上狠狠地一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传到他和叶修的耳中。

乔一帆又是一颤,小心翼翼的偷偷瞄着叶修,观察他的反应。

然而,叶修却好像根本就没听见一样眼皮都不抬一下,只是盯着他的卷子看,手里的笔停顿在空中,也不判对或错,仿佛在欣赏一件传世的艺术品一样,仔细而专注,用目光审视着。

乔一帆心里现在可真的是惊涛骇浪、波涛汹涌,他继续观察叶修的脸,企图从中看出一点端倪,但他失败了,叶修好像是一座雕塑一样,除了会眨眼其余的一概没有动作,表情也是一丝一毫起伏都没有。

从脸上看不出什么,乔一帆将注意力转移到他的手上,他的手还握着红笔端在空中,好像每个下一秒,都好像要落下来写点什么,打个分或者画个勾叉,但是都没有,下一秒还是一动不动的停在那儿。

但他肯定在看自己的卷子,乔一帆知道,因为叶修的目光在移动着,从上到下,从左往右,乔一帆就这么看着他,随着他的目光,渐渐的看得有些出神了。

叶修默默感受着乔一帆的注视,想着时间差不多了,唇角隐隐勾起一个坏笑,下一秒,毫无预兆地猛然抬头看向乔一帆。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和考试时一样,他们俩的目光又一次对了个正着。

“啪嗒”
乔一帆的笔又一次掉了。

乔一帆又一次欲哭无泪,又一次弯腰去捡,万幸,这次没有再掉。

捡好笔握在手心里,低下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假装思考一道难题,不敢再抬头,教室里静了一会儿,比刚开始时还静,叶修不再翻卷子,乔一帆也只是用笔在纸上随便乱画,基本没了声息。

叶修让这安静的气氛维持了几分钟,然后拿起红笔直接在乔一帆的卷子上打了个分,乔一帆听到了圆珠笔划过试卷那种特有的声响,悄悄抬起头一看,果真,自己卷子的卷头上已经有了分,隔得太远了看不清数字,只有鲜红的一片。

他只好抿了抿唇,下定决心不再理会,一道题才看了不到一行就被叶修的声音打断:
“小乔过来吧,我卷子给你判完了,顺便把题直接给你讲了吧。”
见他犹豫着没动,又补了一句:
“来啊,我又不会吃了你,我看你也学不下去,正好给你讲题。”

乔一帆见他脸上乐呵呵的,没有半点不认真,就顺从的过去了。

叶修就近搬了把椅子放在自己椅子旁边,看乔一帆过来了,拍拍椅子示意他坐下。

乔一帆乖巧的坐在叶修旁边,双腿并拢,手放在膝盖上,有点紧张的攥着裤子,后背挺得笔直,肩膀因为紧张而耸着,神色平静的注视着自己的卷子,企图看到得分。

但叶修竟然在他过来的功夫把卷子翻了个面,写得分的那面被死死地被他压在下面。

“欸,小乔你不用这么紧张啊,放松一点啊。”
叶修说着,竟然还伸手拍拍他直挺挺的后背,捏捏他一直端着的肩膀。

乔一帆被他弄得浑身不自在,一不自在就更紧张了,坐姿愈发端正,愈发乖巧,在叶修看不见的地方也是一样,乔一帆的每一根脚趾都死死扣着地面,在鞋里蜷缩起来。

”你就放过你的裤子吧,你看都皱吧成什么样了。“
叶修又伸手试图把乔一帆攥着裤子的手掰开,结果他越掰乔一帆攥得越紧,无奈,只好放弃。

行吧,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讲题吧。

从后向前讲,乔一帆罕见的没做出来压轴题,大概是受了他的影响吧,叶修暗自想着。别看叶修看上去不太正经天天调戏良家少年,讲起题来可真对的起他特级教师的称号,一步一步,逻辑缜密,环环相扣,一道极难的压轴题被他讲的不仅清楚明白,还掺杂了其他的知识共同解释。

“懂了吗?”
侧过头看乔一帆。

只见乔一帆一副呆呆地样子望着他,脸红的好像要滴血一样,根本就没听他在讲什么。

叶修就这么歪着脑袋看着他,等他什么能回过神来。

太近了……

乔一帆勉强维持着坐姿还沉浸在刚才的事里:叶修的右半边身体完全贴着他,他能隔着校服感受到叶修的体温,叶修讲题时脸和他挨得很近,轻微的鼻息洒在自己脖子上,痒痒的,瞬间就软了半边身体,头脑里的所有东西被一片空白冲掉,他整个人仿佛七魂失了六魄,完全懵了。

看着乔一帆逐渐回过神来,叶修也明白了,笑笑没说话,他深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道理,慢慢来才有趣。

顺手把卷子翻过来,打了分的那面朝上,伸手点点上面鲜红的分儿。

91,比乔一帆想的要强多了。

微不可闻的呼出了一口气,乔一帆心里一根筋绷着的弦松了下来,虽然没考到他平时的水平,但在这种“极端”条件下也还算不错。

叶修一本正经的说着:“考的还可以,剩下错的都是些基础题,今天先不给你讲了,继续加油啊。”

反正,来日方长嘛。

评论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