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辰

我生不辰,逢天僤怒

【巍澜】春风十度(上)


一位朋友点的巍澜文。

医生巍x不良少年澜

-医患paro
-大概可能一定会ooc,预警

————————————————————————

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飘进赵云澜鼻子中,是医院特有的那种。

不知道是第几次了啊,打完架有时昏过去,被好心人送过来,每次醒来时首先感受到的都是这种诡异的味道。

赵云澜没急着睁开眼睛,在黑暗中,人的听觉会更加灵敏,在加上赵云澜常年混迹社会,练就了一番耳听八方的本领,他发现,屋子里还有人。

有脚步声,以及轻微的瓶瓶罐罐碰撞在一起的叮当脆响.....

那脚步声逐渐走近,然后停在床边,让赵云澜有种不是的很好的预感,他突然想到一个人,一个.....故人。

“既然醒了,就别装了。”

床边上那个声音响起来,声音不大,却划到赵云澜心尖上。

不可能的吧,他不是已经走了吗,我也发誓不再见他了.....赵云澜的抗拒带着几分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欣喜,狠狠一皱眉,夹杂着他不承认的期待睁开了眼睛。

入眼的先是一片白茫茫的灯光,晃得赵云澜暗想骂一句:“我靠.....”又想到如果是那个人大概不喜欢自己说脏话,就给生生的憋了回去,只说出一个“我...”

“你怎么了?身上还疼吗?”
那声音轻声问他。

真是....像极了啊。

赵云澜急不可耐的去看他的脸,但当那张与记忆中别无二致的脸出现在眼前时,他却不假思索地大声骂了出来:“你他妈还回来干什么?看我的笑话吗?沈巍!”

与两年前相比,眼前的人带上了一副黑框眼镜,映衬着那张本来就白的脸更加苍白了,一丝不苟的发型背在头上,身上干净的白大褂扣子系到了脖颈处的最后一颗,斯文又秀气。

沈巍就看着他,没说话,长长的睫毛在医院白晃晃的灯光下,在脸上洒下阴影,那目光,是温柔到了骨子里了,仿佛要把赵云澜浸没一般,泛出那双大眼睛。

“你...瘦了。”
赵云澜看着那大眼睛,实在是不忍心再埋怨他什么,千言万语在他肠子里饶了几个弯儿,在胸口跌倒好几回,爬到喉咙里又开始胆怯,滑到嘴边又改头换面,最后乔装打扮成这简单的三个字。

“还疼吗?”沈巍冰凉的手指轻拂过赵云澜脸上青紫色的伤,极尽温柔,默默掩住了自己眼里的落寞。

脸上的伤被温柔抚摸,还冰冰凉凉的缓解了疼痛,舒服极了,赵云澜下意识的长叹一声闭上眼享受,几秒后,猛然发现了不对。

不对啊.....他这什么情况啊。

“沈巍。”
语气不再似刚才那么强烈,沈巍看着赵云澜的眼睛,他的眼睛清澈极了,完全不像是长时间混迹社会那些人,那些人从眼睛到心都是浑的,而赵云澜虽玩世不恭,但眼神还是清的。

但从那清澈眼神中沈巍读到了深刻的悲切,像一柄利剑,狠狠横穿过他的胸口,插在他的心头。

“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但还不是现在。”沈巍用手推推眼镜,佯装出一副波澜不惊、斯文镇静的样子。

“那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再让我等两年吗?”赵云澜看到他那副样子,又忍不住了。

“不是的,我....”
沈巍的心狠狠抽动一下,想解释什么,却还什么都没说就被失去理智的赵云澜打断:“两年前,你一声不响的就走了,屁都没留一个,我他妈等了你两年啊,这份交代你给的起吗?”

说着,赵云澜簌的红了眼眶,硬生生地把眼泪压了回去,看着手上插着的点滴,直接一扯管子,连带着胶布和针头一起扯了下来。

鲜红的血涌了出来,赵云澜也没想到血流的这么厉害,顿时一愣,狠狠一咬牙,朝着病房门口就打算走。

沈巍不知什么时候也红了眼眶,看到赵云澜的动作想也没想就上前一步把他一把扯到怀里,平时来说,沈教授斯斯文文,定是扯不动每天打架的赵云澜的,但赵云澜今天有伤在身,不知怎么就被沈巍圈了过去。

沈巍从身后搂着赵云澜,双手环在他身体两侧,一步一步压着他走到那些瓶瓶罐罐前,拿出碘酒纱布给他处理手上的伤。

“嘶....”赵云澜轻轻喊了一声,沈巍的动作立刻更轻了。

在沈巍仔细的动作下,伤口倒是不疼了,但是贴在他后背上的胸膛却蹭得赵云澜浑身不自在。

固定住怀里的人,用纱布温柔的包好他的手背,怀里的人挣得更厉害了。

身后人的呼吸轻轻打在赵云澜的后脖子上,痒痒的,激起他一片鸡皮疙瘩,半个身子都麻了,更没有力气摆脱这个怀抱了。

沈巍更用力的把人勒在自己怀里,小心的避开他身上的伤,赵云澜此时却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反而不挣扎了。

下一秒,他转过身子,回抱住了沈巍,好像要把他揉进自己身体一样。

两个人都不说话,波涛汹涌重归于平静。

未完待续....

———————————————————————

第一次写巍澜,写的不好,见谅。

评论(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