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辰

我生不辰,逢天僤怒

【叶乔】致远 第三章-挨的不是打(1)


题解:
“乘风破浪、心怀远方”

腹黑老师叶x单纯三好学生乔
-校园paro,师生
-大概可能一定会ooc,预警

———————————————————

第三章-挨得不是打

乔一帆快步走在街道旁的路上,边走边看着手表,偶尔还小跑几步,一副匆匆忙忙的样子。

还有七分钟……乔一帆在心里默默念着,今天作业本来挺少的,结果拖到了现在,都怪叶修放学后打扰自己。

而且现在抄作业的事也被他发现了,以往惯用的招数也行不通了,乔一帆暗暗埋怨叶修。

夏季的天黑得很慢,白昼被拉长,已经八点多了天边却还挂着晚霞,暗红色的光带斜斜挂在深紫色的天幕上,云的形状也被那条光带勾勒出来,在暖风的轻浮中漾起一层一层的云浪。

可少年却无暇欣赏这番景致,低着头径直步入了H市有名的酒吧一条街,背着双肩背身穿校服的清秀少年与这里的一切灯红酒绿都格格不入,帅哥美女穿插走过,乔一帆瘦瘦小小的身影被淹没在穿插的行人和纸醉金迷的气氛中。

乔一帆的头更低了,就快到了,他想。

那家名为youth的酒吧终于出现在他眼前,隔着洋气的大门,乔一帆隐约能看见舞池中疯狂的身影和吧台前上演的一出出好戏。

就是这里了,新的打工地点,上次那个打工餐厅的老板推荐的。虽然环境在他看来比较差,但是薪水十分丰厚,上班时间也晚,乔一帆没怎么想就接受了。

听朋友说,在这种地方的打工容易遇到一些不好的事情,但自己,又没钱又没色,最多被喝多了的人认错了揩两把油,也损失不了什么。

乔一帆一只脚踏入了大门,心里还在宽慰这自己。

吧台前站着一个身着黑色制服的男人,乔一帆估摸着大概是这里的领班。
“您好,我是来临时打工的。”
他怯生生地向那个人问好,说着,还深深鞠了一躬。

“新来的啊,去那边换衣服。”
领班眼皮都懒得完全抬起来,微微扫他一眼,就把他指示到旁边换衣服去了。”

“这小孩,长的倒有几分姿色。”领班旁边一个同样是服务生打扮的人打量乔一帆几眼,说道。

“嗯?”
领班脸上扯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眼睛里好像看到了金光闪闪的钞票。
“正好今儿龙哥来了,看看他有没有兴趣,反正这小孩也想挣钱。”

正在换衣服的乔一帆对他们的对话的事毫无察觉,周围有几个和他一样的服务生也在换衣服,他能感觉到那些人轻飘飘的目光时不时在他身上游走一番。

换好制服,乔一帆有点不自在,习惯了松松垮垮的校服,再穿上制服就有些紧绷绷的,再加上那件衬衫本身就小了些,紧紧箍在他身上,贴合着他的皮肤。

脚下的皮鞋也小了,皮革的材质毫无弹性,挤着他的脚。

乔一帆试着走几步,踉踉跄跄的,他听见身边传来几声低笑。

他们是故意的,那些人就等着看他笑话呢,泥人还有三分土性,乔一帆心里那股不服输的劲儿瞬间就占据了他的脑子。

装作若无其事的拿起托盘,强忍着浑身的不适,一步一步,皮鞋在地上踏出“哒哒”的响声,乔一帆走到了吧台,开始了今晚的工作。

一晚上,从八点半开始,近三个小时的工作,我乔一帆靠着心中那股劲儿,硬是没出任何差错的完成了。

脸上还挂着僵硬的微笑,脚底下却已经没有知觉,腿酸痛的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身上的白衬衫被汗水从上到下浸湿,在黑暗中并不明显,但布料与他的身体贴的更紧了。

终于快结束了啊,马上就解脱了,饶是平时自律到近乎自虐的乔一帆也受不了了,分出心神想着时间。


乔一帆走到一张桌子前,那桌子旁坐着一个油腻的男人,身上穿着一看就很值钱的名牌,听别人都叫他龙哥,那人脖子上戴着大金链子,十个手指上恨不得带了十几个戒指,一副暴发户样子。

“先生,您的酒。”
乔一帆向一边侧身,一只手托着托盘在空中停驻,另一只手握着杯颈将那杯花花绿绿的鸡尾酒放到男人面前,同时,弯腰致礼。

那男人在接酒的时候在他手上摸了一把,乔一帆没在意:估计是不小心的吧。

男人摸完了还不知足,色眯眯的目光在乔一帆全身上下流连着,最后停在他的腰臀处。

乔一帆本来就很瘦,此刻,白衬身被汗水沾在身上,将他的腰线完美的勾了出来,臀部被西裤包裹住,划出诱人的线条,落在男人眼里,就是赤裸裸的勾引。

下一秒,他的手腕被那个男人一把抓住,手里本来举的稳稳的托盘脱手飞出,连带着几杯鸡尾酒,一起翻在了地上。

周围人的目光全都聚集了过来。

还没等乔一帆羞愧呢,那个男人带着浓重的酒气凑到了他身边,难闻的酒味让乔一帆本能地想逃开。

乔一帆尝试脱身,未果。

猥琐男在他耳边磨蹭着,开口说:
“宝贝儿,你可真骚,今晚我可以满足你...”


未完.....

评论(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