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辰

我生不辰,逢天僤怒

【叶乔】致远 第三章-挨的不是打(2)


题解:
“乘风破浪、心怀远方”

腹黑老师叶x单纯三好学生乔
-校园paro,师生
-大概可能一定会ooc,预警

———————————————————

“宝贝儿,你可真骚,今晚我可以满足你...”

乔一帆僵硬地试图推开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却死死地靠在他身上,两只手还不安分的在他身上摸着。

“先生,先生?”
乔一帆试探性的叫着那人。

“嗯....怎么了宝贝儿?”
浑身酒气的男人将脸凑得更近了。

“那个,不好意思,您是不是喝得有点多了.....”
乔一帆一脸懵,他原来可从来没遇到过这种神奇的情况啊。

“哎哎哎,懂了,宝贝儿啊......”
男人边说边在包里摸索着什么东西,醉醺醺的眯着眼睛,在乔一帆的稚嫩的小脸上游走。

“喏,这些啊,都给你,小美人儿~”
说着,从包里哗啦一下掏出一大把红色的钞票,可能是因为醉了,手也不稳,鲜红的钱瞬间撒了一地。

酒吧里的其他客人和服务生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这种事,几乎天天都在这里发生,他们都自顾自的或喝酒聊天或继续工作,随乔一帆他们自己处理。

一张张百元大钞还躺在地上,在红红绿绿的灯光里暗淡着,在杂乱喧嚣的环境里静默着,那人也不捡,就盯着乔一帆:
“怎么样,够不够.....”

量是乔一帆再不懂“行情”此刻也明白了,这个男人是把他当mb了,想买他一夜。

尽管内心波涛汹涌mmp,乔一帆表面上还是尽可能保持住微笑,维持着自己的教养和礼仪。

“先生,我想你找错人了,我不干这种事的,我只是在这里做服务生”
乔一帆耐心的和他解释,旁边传来其他人嘲讽的笑声。

“切.....装什么装,装的清清纯纯的好学生,不还是在这里打工。”
之前那个领班低声说,接着又和他旁边的人耳语了几句,时不时撇乔一帆一眼。

扒在乔一帆身上的那个男人终于是把他放开了,上下打量他几眼,大声说:“那你说,你要多少,我都给。”

周围的人纷纷侧目,有些人显然是对这位龙哥极其熟悉的了,一副副不怀好意的目光聚焦在乔一帆身上。

乔一帆刚要再说话,领班走了过来,先和男人目光交汇,好像在交流什么,再对乔一帆报以一个微笑,状似和善。

“哈哈,这位新来的朋友似乎是不太懂我们的规矩啊,你可是龙哥要的人。”又好像在威胁乔一帆,“我劝你啊,听话点,见好就收吧。”

看乔一帆被唬住的样子,眼睛滴溜溜转几圈,又开口了:
“你啊,跟龙哥走,你正好要钱对不对,钱怎么来不是钱啊,我们龙哥亏待不了你的!”

乔一帆这趟真的是进了老虎洞了,他向来是认真学习的好学生,心思一分一毫都没分出来过,更是从来没面对过这种场面,一时间,他从身体的动作到大脑都停滞住了。

见他不再拒绝,男人以为他是默认了,向也不想就伸手揉了一把他的大腿,摸完,还恋恋不舍地用跨部往他身上蹭蹭。

靠。

乔一帆身体里的血液瞬间就从全身被抽离,再涌入大脑,他手脚僵硬得不能动,只感觉太阳穴处一跳一跳的,感觉血和身体里的什么东西要从那里喷出来一样。

还没来得及反应或思考,身体已经先一步做出了动作——他一把推开了那个男人。

“滚。”
那声音低沉好像不是乔一帆的,往日清亮的嗓音就像被压扁撕碎,灌进人们耳朵里。

那男人还没有缓过劲儿来,喧闹的酒吧都沉默了一瞬间,绷出剑拔弩张的气氛,领班向台上的乐队使了个眼色,喧闹的音乐声响起,说话声才又渐大。

“这小孩,唉,可惜了.....”
几个服务生互相看一眼,带着幸灾乐祸的惋惜,敢这么和龙哥顶的人下场会是什么,他们都不敢想。

“你他妈知道我是谁吗?”
龙哥拎起酒瓶子就往乔一帆身上砸。

然而,被他躲了过去。

此时的乔一帆自己也是懵的,刚才他爆发的一瞬间什么都没想,现在想要想点应对策略,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半点儿东西都没有,只能按照身体的意志动作着。

见他还敢躲,男人气极了,一脚把乔一帆踹在地上:“你个小杂种,敢和老子对着干?”

脚下用力,把尝试着爬起来的乔一帆死死踩在地面上。

完了.....

乔一帆不敢想待会儿会发生什么,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那男人一挥手,几个自始至终跟着他的人占了出来:“你们愣着干嘛,给我打,留一口气就行。”

说完,烦躁的点一根烟,站的远远的看着,生怕血会溅到自己身上似的。

乔一帆蜷缩在地上,全身都好像被撕扯开揉碎,他拼命缩紧身体,护住头和腹部,拳脚不停断地落在身上,他叫不出声了,只能干呕着张开嘴,再狠狠咬在自己唇上,血腥味蔓延。

恍惚间,不知真实的还是绝望到极点的幻象,他看到了一个人,向他这边看过来。

评论(4)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