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辰

全职/镇魂/朱一龙
all叶/叶all/巍澜

我生不辰,逢天僤怒

【叶乔】致远 第五章-疼的不是伤(1)


题解:
“乘风破浪、心怀远方”

腹黑老师叶x单纯三好学生乔
-校园paro,师生
-大概可能一定会ooc,预警

————————————————————————

叶修的车停得不远。

乔一帆依在叶修怀里,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意识还在的最后一秒只感觉还没享受够这片刻的温存,就被叶修轻柔的放在了车后座上。

夏季末的夜晚刮风时还算凉爽,正巧这天的风刮的挺大,吹在人脸上身上能刮来一阵清凉愉悦。

风从车门不大不小的缝隙间吹灌进车里,乔一帆身上湿漉漉的,挨打忍痛时流的冷汗还没干,脸上不知什么时候还糊上了一层泪水。风刚一吹进来,就借着汗津津的衣服把他打了个透心凉,乔一帆冷得想蜷缩起身子,一动,全身就是一颤——那些伤正肆无忌惮地彰显他们的存在感。

“嘶...唔......”

不知到是疼的还是冷的,意识飞到另一个世界的乔一帆呻吟一声,清秀的眉间皱起几道沟壑。说是沟壑其实也夸张了些许,因为那几道皱配上少年还未褪去稚气的俊俏的脸,实在只能算得上是熟睡的小孩子被打搅了的那种可爱。

叶修半个身子探进车里,伸手去够最里边的那件衣服,那衣服不知道被他丢在这里多久,车后座平常也不坐人,那件衣服就一直缩在那个角落毫无存在感地摊着。此时叶修抓起那件衣服顺着力道在空中轻轻一掸,下一秒,叶修自己都懵了——灰尘纷飞,犹如翻了的面粉袋子。

在路灯的照射下,纷纷扬扬的洒在叶修和乔一帆身上,熟睡的乔一帆还无意识的用手蹭蹭鼻子,叶修也差点打了个喷嚏——实在是太他妈呛人了!

叶修果断放弃了那件衣服,但小孩确实冷得有点打哆嗦,这还是在睡觉,吹感冒了可就不好了,本着优秀人民教师对学生负责任地态度,藏起自己那点小心思,叶修又一把把乔一帆抱起来,说抱就抱,不带丁点犹豫的,好象刚才抱怨着“沉死哥了”的人不是他一样。

看着乔一帆舒服的靠在自己怀里,刚才软软的呻吟也没有了,叶修把他搂的更紧了些,没走几步又想起来他身上有伤,怕弄疼他,就又松了点劲儿,想了想,把乔一帆的头轻轻按在自己肩膀上。

Youth坐落于H市最大的步行街,虽然已经快零点了但这一片仍然是车水马龙的热闹景象,叶修环顾四周,伸手拦一辆出租车,就着抱着乔一帆的姿势上了车。他自己先迈进一条腿,把乔一帆送进去,自己再坐进去,动作行云流水又很轻微谨慎,生怕吵醒了弄疼了怀里的少年。

“师傅,上林苑小区,就H大旁边的那个。”
边说话,叶修边从烟盒中抽出一支烟,叼在嘴上。
“先生,不好意思啊,我们这车上不让抽烟的。”

“我这就过过嘴瘾,不点。”

其实叶修本来也没打算点,车上还有未成年人呢,不论是以什么身份,都不能让人家吸自己的二手烟啊。

虽然叶修清楚乔一帆每天打工时不知道要吸进去多少二手烟。

伸手呼噜两把少年头上还有点潮乎乎的软毛,感受着手指间细细软软的触感,柔顺的发丝从手掌上滑过,带了一点点微不可查却让人无法忽视的痒,叶修胸膛中那颗早已被世俗磨平棱角,打磨得极为坚硬的心脏也软了些,又像是有了什么新的东西悄悄钻出来。

——那里的血还是红的。

在苏沐秋离开以后,叶修身边除了苏沐橙外无一朋友真心待他,纵使叶修15岁离家,这么多年撑下来早已看透世上人情冷暖,好像有能释怀一切的胸襟,脸上也总挂着无所谓的嘲讽笑容。但只有他自己,也许还有苏沐橙知道,那个每天不是在教书就是在备课的、好像一心投入在竞赛教练身份上的人,他从心底渴望一份真挚的情感,当然,他并没有把这一切寄托在乔一帆身上,彼时的他们关系尚浅,且所有的勾连也不过是学生和老师关系。

叶修承认,乔一帆确实让他动心了。

但他自己知道,这份动心并不纯粹,就像久旱的田地遇到大雨,只是本能地靠近、吸收,当一颗真心被真实的生活挤压地千疮百孔,干枯却强大,遇到这样一个纯粹的、甘美的灵魂,滋养着他的灵魂,动心也就变成了本能,这里面到底有几分是真心,几分是一颗真心行将就木释放的欲望,连叶修自己都分不出。

况且他也足够清醒理智,不论是站在从乔一帆的老师立场,还是以一个感情成熟的成年人的角度,他都不能用这个天真的少年来填补自己的内心:他还年轻,路还很长,未来还很远,他应该去追求自己心上的女孩儿,去看更广阔的世界,而不是被自己自私的困在狭窄的一隅中。

少则三天,多则三年,多巴胺和去甲肾上腺素就会停止分泌,到时候,这份刚萌芽的感情也许就会不声不响地消失。

叶修尝试用专业知识说服自己。

清秀的少年就在他怀里,眉眼间尽是少年气,长长的睫毛垂下来在深夜的灯光下映出一片阴影。


刚刚下完决心表完立场的叶修一不小心又动摇了,心尖上的血流向四肢百骸,他情不自禁地低下头,眼眸中的温柔好像要溢出来似的洒在乔一帆脸上,目光在少年人清朗轮廓上,一寸一寸地描摹着,好想要把他整个人都烙印在瞳底。


你是无意穿堂风……

叶修无法自制地想离那纯粹的灵魂更近一些。
低一点——再低一点——
近一点——再近一点——

两人鼻尖间地距离几乎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乔一帆呼出的微湿热的气体正对着叶修,叶修的呼吸骤然一停。

就在此时,乔一帆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再叶修怀里轻挣了一下,似乎下一秒就要醒过来对上叶修的脸,叶修来不及避开,向来波澜不惊的眼睛里闪过几丝慌乱。


叶修心道:“完了,这下不好解释了。”


结果乔一帆只是翻个身接着睡,脑袋还在他胸前蹭蹭。


叶修被吓得清醒过来,却只能苦笑一下,又像平常开嘲讽时那样勾勾嘴角,半晌,嘴角的弧度就消失不见,他笑不出来,只剩心尖上最柔软的地方被人用钝器狠狠砸一下的疼,散不去。

评论(1)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