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辰

全职/镇魂/朱一龙
all叶/叶all/巍澜

我生不辰,逢天僤怒

【叶乔】致远 第五章-疼的不是伤(2)


题解:
“乘风破浪、心怀远方”

腹黑老师叶x单纯三好学生乔
-校园paro,师生
-大概可能一定会ooc,预警

———————————————————

叶修直接把乔一帆带回了自己家,他知道乔一帆是自己一个人住着,送他回家了也没人照顾,与其在一个学生家过夜,倒是不如直接将他带到自己那儿来的实在。

叶修住的上林苑小区紧挨着H大,离附中也不远,叶修当时也懒得再看了,正巧这里交通方便,买的时候房价也不高,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索性就直接买了一套三居室。他平时就自己一个人住,偶尔犯懒了就住在学校,这套房子总是冷冷清清没什么人味儿。

抱着乔一帆上了楼,叶修站在门前停住了,看看手中的乔一帆,再看看紧闭的房门,颇为无奈地站在原地,少有的有些不知错。钥匙还在自己包里,要开门就得拿钥匙,要拿要是就得腾出手,可眼下乔一帆睡得正香,他实在是不忍心打扰受了伤后睡得正熟的少年。

最后,他以一种极为别扭的姿势开了门:让乔一帆的上身靠进自己怀里,再将他的腿放下来拖在地面上,乔一帆整个人的重量全靠他左肩和左臂撑着,还得小心翼翼地避开他身上的伤,只用一只右手从包里拿了钥匙,开了锁。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动作还十分轻微,基本没法出什么声音,乔一帆还在他怀里沉沉地睡着。

叶修终于松了口气,又两个手把他抱起来,向卧室走去。
 “呼……累死哥了。”

叶修家里很乱,地上桌子上堆着一层厚厚的灰尘,一看就是长时间不使用外加从来不打扫导致的,墙角堆着几箱不同口味的泡面,有两箱还开封了,里面花花绿绿的包装袋散落在周围。

厨房里还飘散出一股奇异的气味,大概就是吃过的泡面盒子和外卖饭盒扔在一起,就着里面的汤汁剩饭让他发酵个十几天酝酿出来的,幸亏去卧室的路上不用经过厨房,要不然乔一帆估计要被这气味活生生的熏醒。

就快到终点了,叶修想着。

哐当!

一声巨响,叶修低头一看懊恼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他一脚踢上了前两天刚刚拆封的打印机。

且不说他疼的要死的脚和不知道坏没坏的打印机,乔一帆肯定是要被吵醒了,他之前的努力就都他妈白费了啊,正懊恼着,怀里的少年就动了动,叶修垂下眼看他,正对上少年朦朦胧胧的、带着睡意的眼睛。

乔一帆迷迷糊糊的,没看到叶修眼里一闪而过的慌乱和某些不知名的情绪。

“叶老师……”
乔一帆本来还恍惚着,一看见叶修瞬间就清醒过来,之前的记忆一股脑冲进他的大脑,激的他眼眶簌的红了,就要落下泪来。

还没等眼泪从眼眶里冲出来,一只温暖的手就从他的额头向下一路抚下来,乔一帆就着那只手顺从的闭上眼睛,眼眶里的泪水没流出来,却沾在了睫毛上。湿漉漉的、痒痒的触感从叶修掌心划过,勾的叶修的心也痒痒的、湿漉漉的。

“没事……都过去了,先睡一觉吧。”
叶修低沉又温柔的声音在乔一帆头上响起。他的头紧贴着叶修的胸膛,叶修一说话,他就能感受到从叶修胸腔深处传来的微弱震动,那种成年男人独有的发声时胸腔中轻微又无法忽视的震动此刻恰到好处的安抚了少年的心。

千万种情绪压在心里,乔一帆说不出口,而叶修的接纳,恰到好处的包容了这所有的一切。

他的委屈,他的无助,他的悲哀……

不需要乔一帆表达什么,单是从叶修的言语眼神,和温柔到了极致的动作上看,乔一帆明白:叶修知道,他也理解。

从乔一帆与叶修为数不多的接触来看,叶修绝对是个大大咧咧的人,生活是真的随性。他的办公桌永远是最乱的一个,因为他向来就不打扫,什么乱七八遭的杂物都随手堆在桌子上,桌子上堆不下了就往地上扔,倒不是叶修不爱干净、不讲卫生,他只是觉得这些事情都无关紧要罢了。

偶尔有人看不下去了,帮叶修整理了,叶修也乐得清闲,要是学生呢就道个谢给些小零食,要是老师就递支烟表示感谢,有些老师要是不接他也无所谓,默默把手缩回去就是了——他还不愿意给呢,自己都不够抽。

此时,真的是叶修这辈子都少有的温柔和耐心,直接倾注到了这个关系没多深的少年身上,叶修也不知道自己是着了魔了还是中了邪了,世上那么多男人,除去喜欢女人的,剩下来的也不在少数,怎么那么多人里,偏生就看上了这个没很么特点的小孩呢?

再说,世界上这个年龄段的、长得还不错的、性格可爱的男孩子那么多,他怎么偏偏就看上自己的学生了呢?

如果没有这一层关系,即使叶修依然觉得对不起这样青春年少的一个孩子,但他还是会去尝试,会去谈。

可乔一帆不一样啊。

他的家庭背景和成长环境促成了他看似早熟的人格,可也正是这样的环境,使他从来没有体会过爱,不论是爱别人或者被爱,也不论是亲人之间还是恋人之间,他不懂。

其实如果叶修给予他哪怕一点点的爱,初尝美好的乔一帆就一定会爱上叶修,不像是叶修贫瘠的内心,乔一帆心中有一大片地有着肥沃的土壤,虽然荒凉着、杂草丛生,甚至是荆棘遍野的,但这片土地只要有人随手撒一把随便什么种子,那种子就会生根发芽、疯狂的生长。

叶修不忍心。

因为叶修喜欢的正是这份纯粹啊,并不是无知者无畏,而是即使知道这世界上有阴暗也有罪恶,但仍然从心底觉得美好,仍然热爱着所有……

老师与学生。这勾连说近不近,交流不多且三头五年可能就断了;说远也不远,在学校一天八小时总是能遇到,又会定时定期的在课上互动。

师生恋这种禁忌之恋也不是没有过,一经学校发现老师被开除是肯定的了,这一点叶修到是无所谓,反正这么多学校总会有地方要他的,大不了随便找个课外补习班混混日子。

叶修担心的是万一被发现,乔一帆怎么办?这么乖的孩子成绩好还能打竞赛,学校是肯定不会放手开除他的,没准记个大过或者留校察看。

这其实也没什么,但是,如果真的这样了,乔一帆的同学会怎么看待他啊,他本来就没什么朋友,这一下肯定是要被同学孤立。叶修再想想最近新闻报道的校园暴力事件,忍不住头皮发麻。

离他远一点。
叶修头脑里有个声音告诫自己。

这一切的一切——身份间的沟壑,叶修的退却,乔一帆的性格,让他们之间的距离实际上还远比想象中的遥远。

那他们之间的距离究竟有多远?大概就是隔着一条银河——即使跨越光年,也依旧摸不到太阳。

夜晚清凉的风从窗户灌进房间,叶修起身关窗户时向外面看一眼,在窗前停留了很久。

他看见窗外月色,很凉;他看见窗外夜色,很美。但谁也不知道这月色掩藏了多少不能言语的情绪,隐没了多少不能流出的眼泪……

评论(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