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辰

全职/镇魂/朱一龙
all叶/叶all/巍澜

我生不辰,逢天僤怒

【巍澜车】七夕篇:听说七夕节有个传统风俗 (4)(上)


人生首车,大概是幼儿园玩具车级别

一发写不完,分两次,这章比较清水。

前篇:(1)(2)(3)


———————————————————————————————


问完沈面,放下手机,沈巍总觉得有什么怪怪的,但是鉴于八卦的大庆和自己亲弟弟都说有,那大概就是真的有吧,毕竟那些远古大神也都是些奇奇怪怪的人,弄出一个这种风俗的几率还是相当大的。

于是,虽然别扭,但为了他们之间伟大的爱情,舍己为人的沈老师毅然答应了赵云澜。

直到赵云澜一脸猥琐的把那套露背兔子装展开,拎着在沈巍眼前晃晃,沈巍才觉得真的是信了他的邪,自己也是,赵云澜的话什么时候能信——“你穿绝对合适”“绝对不会有辱斯文”。

绝对坚守斯文底线的沈教授盯着他手里那套衣服,红色从脖子一路爬到耳根,他又欲盖弥彰的用手轻轻碰了下红扑扑的脸颊。

赵云澜看得眼睛都直了,就差没直接扑上去动手了,喉结上下滚动一下,毫不掩饰的吞了口口水,一副色狼模样。

“媳妇儿啊……来弄个长发美人给我瞧瞧呗”

赵云澜的目光在沈巍脸上一寸寸的扫过,最后停留在他薄薄的却是鲜红色的嘴唇上,那嘴唇被它的主人紧紧的抿着,抿成一条缝横在通红的脸上,西装还是带马甲的正式三件套,只不过外套在一进门时就被沈巍脱了。考究的口袋巾在胸前口袋里整整齐齐的躺着,脖颈上领带本来被系成了马车夫结,结果经过刚才一番折腾此刻竟然有些歪了,变得松松垮垮。白衬衫的扣子如同往常一样扣到了最后一颗,胳膊上的袖箍还没来得及摘,西装马甲和袖口的扣子依然紧紧系着——性感又禁欲。

赵云澜上前一步抱住沈巍,手掌垫在他脑后,手指插进沈教授如往常一样整齐柔软的头发里,高挺的鼻子贴在沈巍鼻子上,两人的嘴唇正在缓缓靠近。

哐当。

就在他们几乎要忘情地亲吻的前一秒,门被打开了,郭长城手里拿了一堆花花绿绿的不知道什么东西愣愣地站在门外。两张帅脸同时转向他,本来说话就不利索的郭长城看到在房间里亲热的两个人更说不出什么有用的话了,好在他别的不太行对道歉倒是在行,几乎本能的说:
“赵…赵处、沈教授……对不起。”

说完,还僵硬着身子直挺挺的鞠两个躬,一脸忐忑的看向赵云澜。

“没事……小郭你有什么事这么急,一定要来卧室找我,新案子的话先给祝红,她解决不了我回头再看。”
赵云澜刻意加重了“卧室”两个字,近乎咬牙切齿的说。

被别人打扰了他和沈教授的好事,他心里的脏话早就冒上了天,但还是竭尽全力压抑住额角跳动的青筋,没有向郭长城开火。

万一,他是说万一要是真的有什么大事要找他怎么办,人家小郭过来汇报也是负责任的表现,于是,赵云澜以一种古怪的表情呈现给了郭长城,那种既气恼又勉强拉出一丝微笑奇异表情弄得郭长城更紧张了,戳在哪支支吾吾半天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靠,到底什么事啊,你他妈倒是说啊。”
赵云澜等了好久也不见郭长城放个屁,美人还在他身边等着他,手里还隐约残留些方才沈教授身上的香气和然后直接就跟郭长城急了。

被赵云澜骂了几句,郭长城大概是找到了往日熟悉的感觉,终于能说出话来了。
“不…不是我,是那个沈面,就…就是沈教授那个弟弟,他给我的, 他把我推进了你们房间的门, 塞给我这一包花花绿绿的不知道什么东西, 然后让我一定要把这个交给你。”

说完,好像把手里的东西当作烫手山芋一样,往赵云澜那边一推,也不等他的赵处说什么或做什么,赵云澜来不及拒绝,郭长城就又深深鞠了一躬,手忙脚乱的走了。

出房间门时,还被门槛绊了一下,差点摔个四脚朝天。

“沈面.....这家伙能送什么东西啊。”
赵云澜扒拉着那个袋子,连沈巍都是一脸好奇。

哗啦!

鬼见愁赵云澜懒得一点点拿了,也不管里面是不是有什么易碎品,这位为人处事随意到极致的赵处直接一股脑儿的把袋子里的东西全倒出来了,哗啦啦地撒了一地。

满地的东西摊在沈巍和赵云澜脚下,什么颜色大小形状都有,两人乍一看以为是一大袋子玩具艺术品,赵云澜心里还琢磨着沈面这个小舅子当的挺不错,还知道给他们送礼物。

结果,两人再低头仔细一看,表情都变了,赵云澜从一脸猥琐变得更猥琐了,而沈巍脸上刚消下去红色又全涌了上来,不知是气的还是羞得,甚至还有超过上一次的趋势。

有辱斯文.....太有辱斯文了!
这种东西,怎么能曝光在光天化日之下呢!

那一地五颜六色的可不是什么玩具艺术品,而是一大堆各式各样的情-趣/用·品,从什么按摩棒跳蛋这些常见到,到皮鞭蜡烛手铐这种不常见的,再加上水手服警服等等一大堆各种不同play的衣服,应有尽有,满地都是,而且还都有精美包装,衣服的号目测也是合适的,由此可见,沈面小朋友是真的用心良苦。

满脸红晕的沈巍再看看赵云澜手里那件兔子装,顿时觉得那件衣服确实算不上太过分了,与沈面拿来的衣服比起来,颇有些小巫见大巫的感觉。

 

赵云澜一脸笑容的蹲下来翻着那一堆东西,竟然从最下面摸出一张小纸条来,小纸条皱巴巴得,上有一行歪歪扭扭的字——一看就是沈面写的。

 

对于沈面的字这件事,赵云澜嘲笑过他好几次,沈巍写得一手极有风骨得瘦金体,而沈面的字却如同爬虫一样歪歪扭扭,只能勉强辨认,甚至还不如他赵云澜。明明和沈巍双生鬼王,怎么写出来的字会大相径庭呢?

 

沈巍从赵云澜手里拿过小纸条,展平,下一秒,本就被气得满脸通红沈巍有一种现在冲出去撕了沈面的冲动,要不是他现在衣冠不整……

 

沈面!真是不知羞耻!
回头一定要好好管教管教他!

 

赵云澜看到向来喜怒不形于色沈巍此刻连拿着纸条的手指都在颤抖,他扫一眼纸条上的内容:

哥夫,你收着,这些全都是我花零花钱资助你的,你今晚一定要在我哥身上好、好、试、试,这可是你翻身的绝佳机会啊!

 

赵云澜内心暗暗给沈面点了个赞,干的漂亮啊,不愧是我的小舅子。表面上,他却也装出一副和沈巍如出一辙的气愤样子:“这个沈面,真的太过分了!”

 

沈巍无意识的用舌头舔了一下快被他咬碎的后槽牙。

赵云澜从刚才的震撼中缓过神来,正巧看到了沈巍那个撩人的动作,脑海里浮现出了长发美人儿沈巍身穿露背兔子装的景象:墨色的长发披在脑后,洒在床上,后背本就雪白细腻的肌肤被映得更白;两只毛茸茸的兔耳朵,一个圆圆的尾巴,配上那张妖气与君子气结合脸,如果再能红着脸软软的叫他一声老公……

 

于是,能屈能伸、未达目的不罢休的赵云澜毫无心理负担的一嘟嘴,委屈巴巴的说:

“媳妇儿,求你了,我想要长发大美人儿……”


TBC.

评论(3)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