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辰

全职/镇魂/朱一龙
all叶/叶all/巍澜

我生不辰,逢天僤怒

【叶乔】致远 第五章-疼的不是伤(4)


题解:

乘风破浪、心怀远方

腹黑老师叶x单纯三好学生乔
-
校园paro,师生
-
大概可能一定会ooc,预警

—————————————————————————————

第五章-疼的不是伤(4

 

当清晨的第不知道多少缕阳光透过窗帘间的间隙照进卧室,乔一帆才悠悠醒来,翻个身伸手试图遮住恼人的阳光,却大概是忘记了自己身上的伤,牵动到了伤口,他全身猛然一颤,绷紧了身子,清秀的眉眼皱起来,再缓缓放松身体,重新瘫在床上。

 

好疼啊,还是床上舒服……

不对!

乔一帆刷的一下坐起身,忽略了身上的疼痛。

自己,这是在哪儿?

 

环顾四周,很显然这是一间卧室,且他非常肯定这不是自己的房间,从布置上讲,乔一帆能毫不迟疑的说:与其说这是卧室,不如说是个狗窝更为恰当。一张床上除了他躺的那点地方,其他地方堆得全都是杂物,有书、纸笔、衣服,甚至,还有开了口的半袋薯片和一桶只剩下汤的方便面。

 

这……真的是床吗?

也亏得乔一帆睡觉老实,要不然随便换个人一翻身,一蹬腿,都能打翻一地东西,酿成一场大祸。

 

这里是叶老师的家啊,难怪这样乱。

不过为什么这么多东西不放在地上或者桌子上呢,这个问题在他尝试从床上的下地的一刻迎刃而解,因为地上和桌子上更没地方了:地上堆了一厚摞一厚摞的书,从普通生物学到植物学、生物化学原理、相对论、线性代数……角落里还有一盆盆的花草,有的蒙着黑布,有的被泡在营养液里,还有的已经快要枯死。

 

想从中找个落脚的地方都需要观察半天。

 

还有书桌上,摊开几本习题集,一沓沓演算纸和数十根写秃了的铅笔头,一盒香烟放在一旁,烟盒皱皱巴巴的,几根烟散落出来,甚至地上还躺了一根。

 

由此可见,叶修老师的生活还真的是单一到了极致啊。

 

等等,昨晚……发生了什么来着。

乔一帆脑海里的记忆挣扎着露出来,拨开积压一晚的烟尘,狰狞的面目闪到他眼前。

 

之前发生的一系列事儿重新被回忆一遍,当时的委屈感簌然涌上来,激得乔一帆就要落下泪。

 

为什么,凭什么,怎么办?

 

他虽然说不上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三好生,但好歹也算是个老实本分的学生,学习成绩也不错,因为家庭原因不得不勤工俭学,认认真真的工作,他只想拿属于自己的那一份薪水,可事情,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了呢?这一切,怎么偏偏就要砸在自己头上?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就是倔强的不肯落下来,而后被他用衣袖一抹,拭了个干净。

 

“小乔醒了?”

叶修正巧在此时推门走进来,腰上还围着围裙。

 

乔一帆尴尬的放下擦眼泪的手臂,欲盖弥彰的一点点挪动小臂,将被他的眼泪濡湿的衣袖藏在身后。

“叶…叶老师早上好。

 

叶修一双眼睛透露这疲倦,以及那浓重的黑眼圈和无精打采的脸,无不表明了他晚上没睡好,现在很累。看到乔一帆依然局促的神情和动作,叶修懒洋洋地打趣儿;

“小乔同学你这弄脏了我的衣服,可是要洗的昂。”

 

乔一帆一张白皙的脸从脖子红到了耳朵,像一只被人拽了耳朵的长毛兔。

 

叶修在心里乐了,这孩子,从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是这副样子,稍微逗一逗就脸红,给他上了这么久课,每次见到还是紧张的说不出话来,也没见着他放松一点。他叶修虽然朋友不算多、一心只读圣贤书显得不合群,但向来是受学生欢迎的,怎么到这儿就不灵了,自己有这么凶神恶煞、不好接近吗?

 

“我……我会洗的,对不起……”

乔一帆尴尬地迅速抬头瞥了一眼笑吟吟地叶修,在对上他的眼睛都又迅速的低了头,开始局促地抠手指。

 

叶修看着他的反应,直接乐出了声:

“呵,没事没事,逗你的,我的衣服都是每个月扔一趟洗衣店的。”

 

这孩子,真是可爱又有趣儿。

 

“哦对了,我给你煮了点粥。”

乔一帆心里有些犯嘀咕,依他的观察来看,叶修绝对不是一个居家的男人,想不到他还会煮粥,但是,这粥……能吃吗?

 

虽然不太信任叶修,但他刚刚干了的眼眶又染上了水渍,眼睛里晕着一团水雾,乔一帆别过头,假装欣赏窗外的风景。

 

上林苑小区的绿化做得很好,放眼看出去全是绿油油一片,高大的乔木直挺挺地立着,低矮的灌木和草地也全都被修剪得整整齐齐,小孩子们在其间跑来跑去,再细看,甚至能看到在树梢间穿梭来去的喜鹊、叽叽喳喳的麻雀,和其他一些不知名的鸟儿。

 

乔一帆突然就觉得,如果生活在这里,那一定很幸福。

 

叶修没注意乔一帆的动作,仍是自顾自的说下去:

“而且哥这是第一次煮方便面以外的东西,可能会不太好吃……”

 

砰!

话还没说完,只听厨房里传来一声巨响。

两人都被吓了一跳,相视愣了几秒。

 

叶修猛然意识到了什么,极为熟悉的避开脚下的杂物,直接冲向厨房,喊一句;“欸呦,哥煮的粥啊。”

 

乔一帆回过神来,嘴角旁荡起浅浅的笑意,这是他从未感受过的人间气。他从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开他了,把他交给了亲戚抚养长大,上了初三以后,那些本就对他不冷不热的亲戚似乎彻底懒得管他了,每个月扔给他一点生活费,租了个小房子给他住,也就是仅有的联系了。

 

那点生活费对于大城市S市来说根本不值一提,交了学费后想要养活一个人是远不够的,乔一帆只得四处打工,勤工俭学,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上课,就只有打工和学习占满其余全部时间,所以他的成绩一向很好,正因为如此,所以老师和同学从没对他的家长不参加家长会这件事起过疑,毕竟,是好学生啊。

 

嘴角的笑容逐渐变得苦涩,也许,过了今天,甚至过了今天上午,这一切的一切就会像是灰姑娘的水晶鞋一般,消失不见,不知此生,可有机会真正拥有。

 

拥有二字,本就当一分为二,有是永远的得到,理直气壮的享有,而拥则是无穷无尽的向往,和难以触碰的渴望。

 

有些东西,如果一直得不到倒是无所谓的,可在尝试过拥有过之后,再离开,那便是极艰难的了。

 

可谓,食髓知味。


TBC.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