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辰

我生不辰,逢天僤怒

【叶乔】致远 第四章-护的就是他

题解:

乘风破浪、心怀远方

腹黑老师叶x单纯三好学生乔
-
校园paro,师生
-
大概可能一定会ooc,预警

——————————————————————————————— 


第四章-护的就是他

 

是叶修,正向乔一帆这边走过去。

 

“今儿真是……这儿又是咋了?”

他嘴里还在碎碎地抱怨,却快步凑了过去,脸上挂这一副看热闹的表情。

 

今天学校考试,叶修判卷子判到挺晚,判完了,又闲的无聊,寻思着好久没去youth转一圈了,就换了身衣服欣欣然过来了。

 

靠近众人围观的地方,看一眼,就叶修就知道了大致情况,这youth本来就是个不干不净的地方,和当地的地下组织有些联系,表面上是个酒吧,最多是gay吧,暗地里有着庞大的性交易市场,从各个途径弄来一些少男少女出售,靠着背后的势力,即使当地政府知道这里面不干净,却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不知情。

 

至于叶修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原因很简单,因为这儿离他家近,酒的味道也算不错,还不禁烟……

 

眼下,肯定是哪个小男生被人看上了结果宁死不屈,被人家打了呗,这种事,在这里简直太常见了,叶修来五次能遇到个三四次,他撇一眼,就没了兴趣,没有见义勇为的打算,要是他每次都救人,就算不被那地下势力报复,他自己累也累死了。

 

于是转身离开,正打算去吧台点杯酒。

 

乔一帆眼前模糊一片,看不清朝他走来的是谁,只觉得那个身影很是熟悉,似乎是熟人,心里盼着他能帮自己脱离苦海,就将残存的基本快熄灭了的希冀全放在了那个人身上。

 

救救我吧……

乔一帆心里在疯狂的呐喊着,奈何嘴上实在是吐不出来一个字,只能祈祷着那个人真的认识自己。

 

结果,寄存这他全部希望的人,只是路过看一眼,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靠。

 

乔一帆感觉身上的疼痛这一秒已经到了极致,让他无法忍受的极致,结果下一秒又是一个新的极致,上一秒已经被他撑下来了,又是忍受不了的疼痛铺天盖地席卷他的身体,就这样循环,仿佛无穷无尽。

 

那人像一束阳光照进了他无边无际的黑暗与痛苦,一定,一定要抓住啊……

 

乔一帆张开嘴,忽略腹部又被重重踹了一脚的闷痛,忽略汗水流进眼睛的刺痛和头磕在地上的眩晕感,用尽残存的希望于力气,想叫住那个人,却只发出了微弱的一声:“啊……”

 

在喧闹的酒吧里被掩盖下去。

完了,乔一帆想

 

叶修正向吧台走着,听见了那声微不可闻的呻吟,摇摇头继续向前走。

 

但是,这声音……第六感告诉他,这个声音一定属于一个熟悉的人,是谁呢?由不得他有思考的时间,他的身体瞬间转身冲进人群,在看到那个男孩的一刹那,他想起来了,是乔一帆的声音啊!

 

乔一帆的意识已经逐渐模糊,但是他看见了朝他冲过来的那个人,是谁啊,他眯起眼睛仔细地看着,看不清……好累……眼前的黑色越来越重,马上就要把他淹没了啊。

 

叶修虽然从当了老师后就没怎么锻炼过,但也是从小在父亲的逼迫下练过散打的,大学时还莫名其妙的得过奖。

 

叶修冲进去,那些打乔一帆的人也只是几个小跟班,叶修应付起来不轻松但也没什么问题,且他们也没想到会有人出来组织,根本没有防备,四个人瞬间就被

叶修撂倒两个,剩下两个吓了一跳,看叶修气势汹汹打过来,愣了一瞬间就开始联手反击。

 

 “乔一帆!”

叶修边与那两个人打着还边叫着乔一帆的名字,他估摸着乔一帆这时候应该不太清醒。

 

乔一帆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是那个救他的人,这声音怎么这么像是……盯着那个人的脸,距离比刚才近了些,乔一帆看清楚了,结果瞬间被吓得清醒过来。

 

——怎么会是,怎么会是叶修老师?

 

叶修换了身衣服,头上还抹了发胶,明显是来酒吧寻乐子的,结果“有幸”让自己给撞到了。

 

叶修与那两个人打的正是重要时刻,一身黑底白花的休闲衬衫随着他的动作而飞扬,衣袂飞舞,很难想象标准的散打动作会从这个平日里总是懒洋洋的宅男身上做出来,还十分干净利落,甚至算得上飘逸,但事实就是如此,乔一帆确定自己没有眼花,这个人就是叶修。

 

两个黑衣人渐渐不敌叶修迅猛的攻势,节节败退,最后双双倒地。

 

叶修停下来了,又恢复了平日里挂着欠扁微笑的样子,只是喘息的稍微有那么一点厉害:

“呼……累死哥了,真的是太久不锻炼了啊,啧啧,水平倒是还有点儿。”

 

好生感叹了一番,叶修才突然想起来还在地面上躺着的乔一帆:

“欸小乔?小乔同学?听得见吗,还活着吗?”

 

 “嗯……”

乔一帆虚弱的低低应道,

“叶老师……谢谢您……”

 

“诶诶,没事,你先别说话,我待会儿带你去医院。”

叶修弯下腰把乔一帆打横抱起来。

“唔……”乔一帆迷迷糊糊地,没注意到此时的姿势,靠在叶修怀里,还挺舒服,一下子放松下来,感觉身上的伤都好了大半,叶修胸膛的温度暖洋洋的熨着他的心。

 

这小孩看上去挺瘦,抱起来还挺沉,他倒是舒服了,这么一会儿,抱得哥手都酸了……感受到乔一帆舒服地靠在自己身上,叶修表面上面无表情,心里活动却十分丰富。

 

“站住。”

叶修就要往外走,身后突然传来了呵斥声,他也不回头,只是停下脚步,问道: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眼中寒光闪烁。

 

“这个人,是我们酒吧的,你没有资格带他走。”

叶修身后那个声音又冒出来。

 

“哦?”

叶修终于转过了身,朝跟他说话的人望过去,直直得看着他,眼神冷冽到了极点,围观的群众都感觉的身上一阵阵发寒。

 

对面的人身着一身深色西装,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看上去是这里的老板,他分毫不让,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交锋,静默的紧张气氛像锤在每个人心脏上。

 

“你应该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老板模样的人推一下眼镜。

 

斯文败类……

叶修心里闪过这个词,

“呵呵……哥当然是知道的”

 

斯文老板似乎觉得有趣,勾起纤薄的唇,竟是笑了一下:

“那你是打算和我们对着干咯?”

 

叶修也回给他一个一模一样的笑容,慢条斯理、一字一顿地说:

“哥呢没这个意思,很单纯的,就是——想护着这个小孩,而已——”


评论(3)

热度(64)